唉唷...好無聊喔我...該怎麼辦才好...

(其實內心的小火山已經噴發出無數焦慮焦躁的崩潰岩漿了...)

(救命啊,我一點新故事的靈感都迷有><)

青蛙崩潰  

林嘉恩!快點來救救我~~~

劉杉峰!快點來幫幫我~~~~~

================ (無聊亂寫 ing) ==================

晚風輕拂,原來陽台上種了梔子花、木樨,跟夜來香。

就是那種,青澀又濃郁的,很撓人的,香,你懂的

嘉恩若有所思敲著她的GIGABYTE,忽爾深深長嘆一口氣。此時肩頭立馬搭上一厚實溫熱的手,傳說中那輪廓俊美、無懈可擊得一如希臘雕像的左側臉緩緩湊了過來。

 

流川:怎麼了?

 

嘟著嘴的嘉恩明顯一臉猶豫迷惘。

 

嘉恩:問你喔,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把我的心臟捐給了A小姐…

 

流川立馬轉身,嘉恩著急強拉住他。

 

嘉恩:唉唷聽人家講完嘛…如果有一天,我走了,我把心臟捐給了A小姐,可是你突然又遇見了另一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我妹妹…

 

流川:(忍住笑) 那、我是不是還要剛好失明看不見?

 

嘉恩:對!對對對!你瞎了…(謎之音:還長高了) 你看不見,然後你又遇到一個我,不對,一個是有著我的臉的我,一個是有著我心臟的我…然後有著我心臟的我其實還有著前世的記憶…欸…嗯……(自己越說越亂) 啊!對了,前提是,我是你的未婚妻…

 

流川:這不可思議的假設也太多了吧?

 

嘉恩:不管啦…如果就照我剛剛那個樣子的設定,你…欸,你幹嘛盯著人家鎖骨?

 

△嘉恩忙把自己領口往上拉,流川忙移開眼神。

 

嘉恩:你會選擇誰?

 

△流川皺眉,不是很想回答這個不可能與他有關的假設性問題。他試著把話題岔開…

 

流川:先別說這個了,妳有聽說,阿慶快升我當總經理了嗎?

 

△此時,流川的行動電話突然響起『一~陣大雨剛剛下過~~從~那寂靜的天空~~』的悅耳歌聲,嘉恩瞪著流川,忽然間一口怒氣衝上腦門。

 

流川:妳聽我解釋,這個鈴聲,是劇組…

 

嘉恩:我什麼都不想再聽了,你連你的第一次都沒有給我…

 

△嘉恩哭著去找酒瓶。

 

流川:() 第一次…什麼第一次?

 

嘉恩:第一次的…高空彈跳!人維跟白雪學姊那次明明就有揪,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敢去邀你,結果你就被銬走了!!! 

 

△嘉恩拿出櫃子裡一些看起來存放很久極有價值的酒瓶,正打算要開,卻被流川阻止。

 

流川:嘉恩不要!那些、那些是爺爺的酒…

 

△嘉恩不敢置信地看著流川,抱著筆電,她快步衝回房間,並還把門鎖上。

 

流川:(追了過去,卻被擋在門外) 嘉恩!嘉恩別這樣,妳想跳的時候,我再陪妳去一次就好了,you jumpI jump….

 

嘉恩:不跳不跳都不跳了!今晚不讓你睡……(因為太過生氣,被自己口水淚水嗆到,一陣驚天動地的咳) …不讓你…睡………房間!

 

流川也有點怒了,這脾氣來得太快,他眉峰一皺,口氣不禁嚴峻不留情面了起來。

 

流川:好,如果這是妳希望的,那就這樣吧。我不能因為愛就盲目包容錯誤的事。

 

門嘩啦一開。

 

嘉恩:你甚麼意思?我做錯了甚麼,要你盲目包容?

 

流川凝視嘉恩數秒,臉上表情由生氣、不甘心漸漸轉化到彷若一隻忠犬即將被主人遺棄的哀戚,他幽幽的說:

 

流川:妳的第一次…(他嚥了口口水) 妳第一次的放天燈,同樣也沒有約我啊…

聽見幸福_天燈 

嘉恩:你…你…你也沒有帶我去坐摩天輪啊!

 

流川:妳也沒有約我騎協力車。

 

嘉恩:(翻白眼)  那你有帶我去看小羊、餵兔子吃紅蘿蔔、追馬追到樹洞裡嗎?

 

流川:(閉了閉眼,嘆氣) 我都沒有說妳跟別人開遊艇去看流星的事了,妳還

 

△嘉恩知道自己踩到了流川的底線,心有點虛,但一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數張照片,她就滿肚子委屈,默默地流了幾滴眼淚。

 

流川:妳是不是對我有甚麼不滿?可以直接說啊,不用這樣愛理不理的。

 

嘉恩:我沒有愛理不理的,只是有些話不是想說就可以直接說。我有我的情緒,你也有你的煩惱,我幫不了你,就好像有些事情你也幫不了我一樣。

 

△流川心頭閃過某種不祥的預感,為什麼這些對白台詞聽起來怪怪的,還充滿嚇死人的熟悉感?

 

流川:為什麼一定要無理取鬧?(話才出口,他立馬用手掩住自己的口,果然,嘉恩炸毛了)

 

嘉恩:無理取鬧?像現在在無理取鬧的人是誰?對!是我!可是你一直在意自己升不升得上總經理的事,把自己關在一個我進不去的角色,到底是在無理取鬧?對!還是我!

 

△嘉恩啪的一下丟出一張照片。

22K_婚禮

嘉恩:(murmur) 拍個宣傳裝飾用照片而已,拍了幾百張,是怎樣?

 

流川登時臉紅:妳說甚麼?

 

嘉恩:管好你自己,不要這樣沒頭沒腦的就問別人在無理取鬧甚麼。

 

流川:好,現在是要來算總帳是不是?

 

△流川轉身,從客廳抽屜翻出一大疊嘉恩穿著婚紗的剪報,妒火也上來了

 

此時嘉恩跟流川內心同時懊惱著:我到底在幹嘛啊 @@ 為什麼看到這些東東我就是會失控?

 

△那一夜,花香樹影,冷風徐徐,兩人清算著一年來的各大小總帳…

 

 

P.S.想起這些對白來自第幾集了嗎?(這真是本人調劑身心的惡趣味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aok 的頭像
kalaok

Shall we Freedom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