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以來...(是說也沒這麼慘啦XD)

是上編劇課以來,最慘絕人寰的一次作業。(拖著血爬行)

---傳說中的華麗麗 70 集故事大綱,須具備起承轉合,完整述說發展脈絡....

 

因為一定要小組討論,而我們這組的同學最近又比較忙.....

接連自作主張把我的《愛,忽然奇妙》《變形版-命中不註定》的二個故事丟出去,都不獲得老師青睞......(男女主角的鉤子不夠強/女主角背景到底是什麼/這個1集就演完了吧?妳後面要鋪什麼......)

再加上第一次投稿的《缺一角的時光》媽呀,我被退 次了....(掩面)

嗚嗚嗚嗚~我的編劇夢大受打擊~~我是個不會寫故事的人.....(打滾)

 

第三個版本,for70集的──(沒事搞那麼多集幹嘛,要想那麼多支線真的很難不拖戲耶!!!)(泣)

今兒凌晨三點出爐,不過因為同組同學有提交另一個版本,(還寫了一萬兩千多字) 既然我被打擊了4次,這一回我就不再堅持了~

雖然我可是以我夢想中的夢幻組合來想像這部戲的耶~~~~~~

沒關係!!!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 GOGOGO~ 人生跟編劇都不是那麼好混的! Fighting!

 

****** 以下,純資記念 ****** 

 

即將邁入30歲關卡的鄭一葳,眼看身邊同學同事都已步上婚姻家庭之路,沒結婚的身邊也有交往對象,向來憧憬婚姻生活的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卡在過去跟范振楠那段無疾而終的戀情,讓自己始終無法對其他男人動心。

 

一葳突然被房東要求即刻找房搬離,理由是房東在國外的兒子即將回台,而家中原來他住的房間,也被三個月前臨時搬回家來、還大著肚子的姐姐-胡易君塞滿了網拍商品。雖然不好意思兼違約,胡奶奶仍然讓媳婦-美雲請頂樓的房客把房間讓出來,她們願意加付三倍的違約金以彌補對一葳造成的損失。

 

胡奶奶給的搬家時間只有一禮拜,一葳為此煩惱不已,近期又在準備公司上下半年的行銷成效匯報,公事房事兩頭燒。又因為搶手的房子不是看房時間無法配合、要不就是聯絡當下即被通知租走,一葳拜託胡家人同意讓自己的傢俱行李暫時寄放在原處,等她租到房子後立刻來搬走,自己則先到姐妹淘夏又琳的小套房裡暫時擠擠。

 

又琳帶一葳去算命,被老師預測一葳近期將有各種煩心事纏身。但這段時間卻也是她桃花處處開的時期,一葳的生命中將出現一號人物,對方會跟她的生活作息息息相關,並會為她帶來不同麻煩,但兩個人的命格又是意外地互補,每一次的麻煩看似災難但其實都會為一葳帶來轉機。

 

一葳隨手將那張籤詩跟NB一塊塞入了包包裡,卻沒想到一個個的麻煩真的接踵而來…

 

受美國讀書時同學徐大可的邀請,胡易維回到台灣擔任徐氏公司品牌行銷部副理。

 

回台後的易維被大學死黨約了接風,其中是同學又住得近的周瑋強因加班來遲,還不來及展現酒國英雄的氣魄,就被叮嚀需保持清醒帶喝醉的易維回家。沒想到一前一後的時間,跟易維開了同款同色車輛並停放在同一停車場的一葳,認錯公司的公務車,早一步將胡的車子開走。

 

不知道自己也是開錯別人車的瑋強,在路上差點撞上突然衝出來撿劇本紙的又琳,並誤會又琳是時下流行故意製造假車禍的〝助跑姐〞。又琳不怒反優雅地微笑,說就算她要助跑製造事端,找這台老爺車撞她還怕要倒貼司機醫藥費呢!

 

瑋強氣乎乎把車子開回易維家停車場,拖著喝得爛醉的易維下車時,一個重心不穩,竟讓易維抱了滿懷,兩個人意外嘴碰嘴並被監視器拍下。

 

而將車子開回公司,在車上遍尋不著NB的一葳,漸漸醒悟自己可能開錯了車,她趕緊再開回原停車場,該時間已無其他停放車輛,又因遍尋不著聯繫車主的方式,只好找警察幫忙。鬧騰大半夜天都快亮了,卻一直聯繫不上已醉死在床上的胡易維,胡家的通訊電話又因為胡易君跟消費者鬧了網拍糾紛,把所有手機都關上、電話插頭都拔了,眼看上班時間即將到來,一葳心急要警察直接上門找人。

 

易維被警方研判恐涉酒駕,找來瑋強作證,最後更調閱了兩處停車場的監視器畫面,意外曝光了易維跟瑋強那個令人想入非非的吻…

 

混亂中一葳一心想著速速結案趕回公司,可惜一夜未睡加上慌張心急,那場重要的行銷季報氣勢跟訴求都沒有表現出來,影響了公司高層對於一葳的升遷決定(暫被壓下)。在公布的人事異動名單中沒看到自己的名字,反而看到了害自己無家可歸的胡易維將出任公司新成立部門的副理,一葳沮喪又生氣。

 

新官上任,胡易維認為公司裡每個部門各自獨立導致經常相互踩線的行銷操作,有機會藉由co-markering的合作方式,達到成本優化、效益極大化。他積極學習瞭解各部門的行銷重點,但在一葳負責的部門,一葳卻因先前不甚愉快的種種印象,潛意識對易維有著新仇舊恨般的不信任跟不想配合。但同部門的女同事們則不論是單身中的方家誼或已經是3歲孩子媽的韓玉容,都對外表俊帥的易維大有好感,頻頻邀請易維參加現時正夯、下班後的慢跑社,一起培養同事感情。

 

易維加入慢跑社後,常會分享如何訓練提升肌耐力等健身資訊,一葳覺得慢跑只是調劑身心,認為易維只會說教,提議設計為期一個月的分組比賽,但自己卻抽到跟易維同組。易維提醒一葳運動前後的伸展動作都不夠確實,又不斟酌自己可負荷的實力,一定會受傷,果然,開頭社員們積極累積里程數的情況下,一葳第四天就扭了腳。易維說一葳就是愛逞強才不懂得如何保全自己,一葳說自己只是不喜歡輸的感覺。

 

當易維揹了扭傷腳的一葳回到集合點時,慢跑社員一陣指指點點,但一葳卻一心認定易維是個同性戀,只是不好當面揭穿他的秘密。

 

易維要一葳記得看醫生,一葳卻不以為意。直到公司周會,一葳一拐一拐進會議室,開完會後易維就強行抱著一葳上車去看醫生,一葳不明白為什麼易維這麼在意她的腳,但在醫生說明完不注意護理的後遺症之後,一葳對易維的抵抗防禦心漸漸放下。她跟又琳提起自己和易維不對盤的經過,又琳反問她為什麼會對易維的一舉一動這麼關心?

 

夏又琳在劇團擔任演員,也兼作編劇。因為劇團的工作生態特殊,跟一葳的作息十分不同,在一葳眼中生性浪漫且美麗與智慧並重的又琳,近期因為跟自己同住,一些親密或有待發展的桃花多少被阻礙打斷了不少。一葳不好意思一直打擾又琳,每天都很積極地利用休息時間上網搜尋租房機會。

 

易維有時候下班會看見一葳坐在電腦前愁眉苦臉,有時候會在慢跑社的活動中看到一葳沿著慢跑路線尋找社區電線桿公告欄上的小廣告並記錄著。從母親口中得知一葳是個禮貌乖巧的好房客,再看看不解決自己的戀愛問題、賴在家裡又佔著兩個房間、讓家中堆滿一堆貨的姐姐-胡易君──易維說不上來自己對一葳是不是存了一股〝好像打亂她原本生活〞的歉疚,但就是對姐姐如此這般的散漫態度心存一肚子氣。

 

易君跟男友-張仲明交往八年,三年前仲明被外派到上海工作,兩個輪流當起空中飛人、過著聚少離多的遠距離戀愛生活,本以為日子就這樣過著也不錯,卻在今年過年前,易君去了趟上海,回來後便告知胡家,自己懷孕了,但她不會跟張仲明結婚,兩人已經分手。

 

八年來都是仲明負責易君的食衣住行,脫離職場工作經驗太久,易君分手後不知道自己可以應徵什麼職務,只好從自以為門檻最低的網拍服飾做起。

 

進貨商品的金援來自胡家最大的股東-奶奶,易君總樂觀地認為,以自己愛逛網拍的經驗心得,做網拍一定很賺,殊不知自己把進貨出貨、包裝寄送等處理流程想的太簡單,又不擅控管,賣什麼虧什麼,並常因為出貨速度過慢,導致買家客訴連連,整天抱怨電話接不完,而易君卻沒反省過自己,並認為這煩心的一切會讓她爆發產前憂鬱症,嚇得胡奶奶趕忙讓她停止一切,專心生孩子。

 

在生產前夕,張仲明居然又重新出現在胡家人的面前,並以一副〝今後我要好好照顧妳們母子〞的溫良恭儉讓態度,耐心細心地陪伴在易君身旁,也誠誠懇懇地跟胡家人溝通,孩子生下來後,希望能讓易君搬回他倆原本居住的公寓。

 

易君沒正面答應或拒絕,易維卻隱約察覺到姐姐似乎另有心事,並在易君住院生產前後,先是由易君手機裡來電名稱陌生卻曖昧的通話記錄懷疑易君的感情並不單純,爾後又在不適宜見客的深夜時分,意外看到有陌生男性來探視。

 

易維問易君是否感情出軌,易君才坦承自己因為仲明出差,一時寂寞,透過網路遊戲認識了Eric,並產生感情。她去上海時就有跟仲明承認自己的感情已經不忠實了,卻沒想到就在那時懷了孕。易維再問孩子的父親是誰,易君斬釘截鐵地說是仲明的。

 

易維對易君處理感情的態度很感冒,卻不能對媽媽、奶奶透露。公司剛好舉行三天兩夜Team Buliding,參加研習的主管們同樣需要分組進行創意提案,易維跟一葳又被分到同一組。這次研討會上一葳明顯感受到並認同易維優秀的創意能力與解決問題技巧,只不過易維的心情一直不佳。

 

最後一天各組需在會議上完整說明小組共同研擬的報告,但易維前一晚因家中急事匆匆趕回台北,最後由一葳上陣,按著這兩天在易維身上學到的簡報技巧,一葳在各級主管面前完成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漂亮演出。不過這次的提案說明卻暗暗惹到了本想在主管面前出風頭的方家誼,只是一葳還不知道。

 

研討會結束空檔,一葳順道回老家探望父親,而離家多時的哥哥一飛仍然沒有跟任何人聯絡,卻會不時匯錢回來。

 

一葳關心易維家中發生了什麼事,碰巧瑋強來邀易維到他家裡吃飯,一葳再次對兩人關係心存懷疑。但其實易維會趕回台北,是仲明的家人跑來跟奶奶討論兩家的婚事,結果易君說自己已經不愛仲明,不能跟仲明結婚,奶奶一氣之下暈倒,送醫安養後無大礙,只是對易君感到痛心。美雲問易維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易維坦白Eric的存在,美雲聽了只是嘆氣,要易維還是暫時瞞著奶奶。

 

易維從大學時跟瑋強家裡人的關係就很親近,還當過瑋強小妹周瑋如的家教。瑋如對易維一直有著某種特殊的孺慕依戀,覺得他比自己大哥還厲害,甚至偷偷覺得胡易維的出國留學,跟二姐周瑋玲後來嫁給了大哥另一個大學死黨王道明有關。

 

自從知道易維回台灣後,瑋如就央求大哥找時間邀請易維來家裡吃飯。

 

當晚周瑋玲跟先生王道明都熱情出席這遲來的接風盛會,周家人一直都把胡易維當成周家的另一個孩子,頻頻詢問什麼時後才能吃到他的喜酒。這個話題易維從前一直是嘻嘻哈哈帶過,今天讓周媽媽跟周瑋玲這麼一問,他對竟然開始會停下來認真思考答案的自己感到有些驚訝跟陌生。(不再那樣排斥討厭)

 

後來周瑋如也拉著易維到陽台上追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易維嘴巴說沒有,但眼前卻浮起了一葳的形象…

 

又琳送一葳劇場演出的票,要一葳約人來看,剛好為期一個月的慢跑比賽結果出爐,一葳以為自己這組腳傷後就不再計分,卻沒想到她跟易維兩個人的成績排名還在頗前面的,原來易維每次跑步都跑了將近兩個人的里程數,沒有讓這組輸得很難看。

 

一葳約易維去看戲,還裝不經意地要易維帶〝喜歡的人〞來,結果易維找瑋強一起觀賞。瑋強看到舞台上的又琳不禁喊出〝助跑姐〞,又琳下戲後發現瑋強,兩人唇槍舌戰毫不相讓,易維想要勸阻,反被共同吼回要他先把那台老爺車換換免得開在路上成了凶器。一葳很想問瑋強跟易維是不是一對戀人,又琳看出心意,直接開口,一陣尷尬後,又琳指著瑋強無可抑制地大笑,看到一葳鬆一口氣的模樣,想到自己被誤會很久,還有先前在辦公室時一葳聽到女同事們稱讚自己就會浮現的詭異表情,易維忍不住罵一葳像個笨蛋。

 

一葳跟易維對彼此的感覺不受控制的持續萌芽,就連只是在餐廳聽到侍者喊「先生/小姐一位嗎」之類的問句都像被抓到什麼似的有心虛反應。

 

一葳終於找到一間有機會租到的房子,易維覺得租金過於便宜一定有鬼,陪著去看,卻在前往的路上先是聽到倒垃圾的鄰居紛紛議論這裡的房價因為命案都下跌了,後又發生搶匪騎機車行搶路上女子包包的事件。兩人奮勇攔阻,易維被撞倒意外擦傷。搶匪跑了,兩人隨著女子來到警局,對彼此又在警局作筆錄的機緣相視而笑。

 

一葳送易維回家,並在現在易維住的頂樓房間內拖出某件行李,找出相關藥品,替易維包紮。一葳發現易維在房內放置了一些攝影作品,其中一張女子的黑白背影照,一葳覺得有點像自己但又不是她。易維突然說起讓一葳住回頂樓。

 

隔天易維就跟奶奶、美雲討論,希望把易君的東西整理一下,再清出一間房間讓自己住回樓下,把頂樓的房間繼續租給一葳。最後協調頂樓須保留一處空間堆置易君雜七雜八的拍賣物品。而在整理頂樓房間時,易維不小心弄破一葳某個紙箱,東西灑了一地(幾年份的日記本),易維忙著撿拾時,又不小心看到一葳日記裡寫著許多跟算命相關的結果、準不準確及一些心情記錄。

 

瑋強來找易維喝酒,神祕兮兮地透露自己近期有個很想捕捉的獵物-夏又琳。易維要瑋強當心,通常獵人太有信心時往往一個不注意反被獵物吃掉。瑋強笑易維老是單身獨處,把自己搞得似乎很搶手實際卻一點都不懂戀愛,虧自己曾經以為二妹周瑋玲有為他心動過,易維笑笑沒答腔,但一聊起王道明,兄弟倆又很有默契地同時乾杯、沒有繼續說下去,最後瑋強只重重地一拍好哥兒們的肩膀,強調自己很佩服他。

 

忽然前方一個辣妹醉倒打翻杯子引起注意,兩人正覺得這些來酒吧的女孩越來越不懂得保護自己、那女孩恐被撿屍之際,發現那辣妹竟是周瑋如。

 

瑋強生氣地把瑋如帶回家,一路上聽瑋如不停醉嚷,似乎是有了喜歡的男生卻不敢告白。

 

一葳想去賣場添購新的床單等生活用品,易維表示自己也想添購一些物品,兩人在逛賣場時對未來想像中的住房傢俱擺設、配色等各有心得,討論熱烈,不意在賣場遇見一葳的前男友-范振楠。

 

振楠第一時間以為兩人已經結婚,有些黯然。而一葳乍見曾讓自己陷入長時間情傷不可自拔的前男友,一時間內心也是頗為震盪。振楠跟易維在美國念書時透過共同的朋友徐大可認識,印象中振楠在美國已經有了論及婚嫁的陸籍女友,但易維卻沒有特別提起,只是默默觀察一葳的反應。

 

回家路上一葳聊起自己曾經很想嫁給振楠,而自己對愛情或婚姻的觀點,也在振楠跟自己分手後有了很大的轉變,易維聽著有些吃味。

 

振楠無意間由徐大可口中得知一葳跟易維只是同事關係,開始對一葳積極獻殷勤。一葳不明究理,不願接受,振楠內心希望能再追回一葳,又怕冒然說破會被拒絕,他跟自己服務的連鎖賣場裡的服務人員-瑋如常在員工餐廳碰頭聊天,(都是瑋如主動刻意接近~)瑋如發覺振楠近日心情很好,問他是否遇到了什麼好事。振楠只說自己又找回了有動力追求的東西,這一次他有能力好好把握。

 

於此同時,徐氏公司部門間暗中流傳易維的工作能力備受長官們欣賞,欲在二人間晉升其一帶領整個品牌行銷事業群(晉升經理)。本來應該是自己呼聲最高,一葳雖有一些些小落寞,仍恭喜易維的能力被肯定。方家誼表面上替一葳可惜,實際上在部門與部門間的操作不斷鑽易維整合行銷管理上的漏洞,還嚴重踩了一葳部門的線。一葳為了想出其他替補專案,近日加班時間大增。

 

有個企劃提案須要有傢俱賣場提供協助,一葳很快想到振楠的公司,振楠也很熱心提供各項諮詢幫忙,易維看在眼裡頗不是滋味。而瑋如很快發現一葳是振楠的前女友,振楠也想要追回她。傷心難過之餘,竟然還傻到認為振楠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快樂,想方設法幫助二人舊情復燃,但眼前的局勢居然還多出她最崇拜的家教哥哥-胡易維,瑋如的幫忙常在緊要關頭之際,因著易維對她的瞭解而被識破,反而陰錯陽差地幫到易維。

 

公司慢跑社相約一起參加路跑賽,一葳跟易維報名後勤加練習,某天夜跑完後,瑋強又一臉痛苦地來找易維喝酒,原來又琳雖然跟他戀愛ING,但又琳自主性很高,對瑋強太過黏TT式的愛情感到有些窒息,向來縱橫情場的瑋強從來沒這般無法掌握戀愛對象的,易維笑他這回真的是被捕捉了。瑋強要一葳一起來,順便提供他有關又琳的各項訊息,卻在酒吧內遇到周瑋如與范振楠。

 

五人坐在一起喝酒的氣氛詭譎難猜,瑋強不爽妹妹才幾歲就一直混酒吧,易維不爽振楠對一葳自以為是的瞭解(但卻真的切中一葳心意,比如一葳會點的飲品、愛聽的音樂氛圍…)振楠一方面覺得可以跟易維較勁,一方面卻又覺得瑋如不時在扯自己後腿,而瑋如則率先醉倒,嘴裡呢喃不清自己真的希望振楠幸福,但又希望〝沒有做成自己姐夫〞的易維也能幸福。

 

一葳聽到關鍵語句,內心有著奇怪感覺。想開口問胡易維,但易維早在跟振楠、瑋強你來我往、高來高去的較勁中跟著喝醉。回家時一葳表示自己跟易維同方向,準備一起搭車離去,看到這一幕的振楠再也受不了了,帶著醉意拉住一葳,當場吻了一葳,並要對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易維則忍不住痛毆了振楠,問他先前在美國那個論及婚嫁的陸籍女友怎麼了?並對振楠咆哮他永遠彌補不了當初離開對一葳造成的巨大傷害。一葳拉不住易維,因勸阻二人打架而被堆倒在馬路上,一輛急駛而過的車子就要撞上!眾人尖叫之餘,只見易維如箭一般地衝出,抱住了一葳,並以自己身體擋在車前…

 

回到胡家,易維在樓梯間裡吻了一葳…

 

二人一路忘情狂吻,直接上到一葳頂樓的房間,就快一發不可收拾之際,一葳忍不住問易維,那天在他房間裡看到的那張黑白女子背影是誰?突然間,一切的衝動都止息了。易維盯著一葳的眼,問一葳是喜歡自己,還是只是需要人陪?

 

隔天,一葳沒有跟易維一起上班,反而窩在又琳的家裡,整天不吃不動。又琳認為只要確定自己的心意,這一切其實根本就沒那麼複雜。並說到胡易維這麼優秀的男人如果先前沒交過十個八個女朋友,那他一定是Gay!又琳這番說詞讓一葳想到先前的同性戀誤會,破涕而笑。她終於下定決心,約了振楠出來,很誠懇地表示他倆已經回不到過去。振楠問她現在心裡是不是已經有人了,一薇坦承那個人就是胡易維。

 

奶奶發現仲明跟易君不再聯繫,易君常在房裡照顧baby時,一邊講著電話邊流淚。易君終於向奶奶坦誠自己愛的人是Eric,希望奶奶成全。美雲幫著求情,但奶奶卻大聲責罵著易君不懂自愛,美雲也是這樣軟弱,才會眼睜睜讓自己的先生跟著小三走,易君受不了,當著奶奶媽媽的面抱baby離開,這回換美雲傷心過度病倒。

 

一葳回到家裡,發覺氣壓很低,她環抱住心情沉重的易維,輕聲說她喜歡他,也喜歡他陪伴自己的感覺。一葳自告奮勇來幫胡家料理三餐,只是她手藝很差,打掃家事又不擅長,總惹得奶奶東嫌西嫌。但一葳拿自己媽媽早年病逝為例,對奶奶開導親人活著的時候可以互相溝通擁抱比什麼都重要,奶奶嘴裡不說,但對自己兒子的不爭氣、對媳婦委曲求全的心疼,還有心愛孫女比誰都亂七八糟的任性生活心結漸解。易維感激一葳這時的陪伴,並發現自己的心裡越來越不能沒有她。

 

易君後來帶著Eric回家來跟奶奶、媽媽下跪,請求她們的原諒並希望能給予兩人祝福。因為她決定嫁給Eric,除了需要,更是因為愛。一葳這才發現原來易君在網路遊戲中認識並熱烈愛上的Eric,就是自己失聯多時的哥哥,鄭一飛。

 

一飛曾經因為不想經營父親在南部的小工廠事業,跟父親大吵之後離家。但離開後卻也不曾認真思索自己到底想要幹什麼。直到遇見胡易君,更因為愛,而承諾要給易君母子一個安穩的家,他決定先來懇請胡家的原諒,再帶易君回南部請求父親的原諒。

 

路跑活動當天,瑋強、瑋如跟瑋玲夫婦一早都來給易維、一葳打氣加油。一葳有注意到王道明的跛腳,並且當她在看到周瑋玲的那一剎那,便明白易維房裡那張背影照,拍的是誰。但她微笑釋懷,只是緊緊跟著前方的人群,努力跑著。初時還不甚喘的易維,跑在她的旁邊,斷斷續續道出,他跟王道明當年都是學校田徑隊的,兩個人都對周瑋玲有意,只不過,他的怦然心動輸給了王道明的實質付出──

 

兩個人在參加當年大專盃田徑賽前,他因為想要多點時間練習,沒有答應陪當時對攝影有興趣的瑋玲去買腳架(好拍下他們田徑場上練習的英姿),王道明陪著去了,卻在路上發生車禍,王道明無法再參加任何一場比賽。而他跟王道明之間也再不存在其他任何比賽了。

 

一葳用一種吃醋的語氣故易酸問易維,那她究竟算什麼?兩人一邊跑著,差距漸漸拉大,一葳讓易維先往前跑。

 

接近終點前,易維速度放慢,在人群中搜尋著一葳的身影。終於等到一葳跟上,他拉住一葳的手,兩人一起跑向終點。完成賽程之後,易維拿出自己的皮夾,裡頭放了一張不知道什麼時後拍下的一葳正面彩色照片,笑容陽光又充滿自信。易維感性的說:她是要跟自己一起跑完人生每一段風景的人。又拿出一張很久以前因開錯車子被他暗坎起來的算命籤紙,補充說自己就是鄭一葳的真命天子!

 

易君最後把曾經經營的網拍商品全部運回南部的家,一葳因為住在房間裡盯著那些貨物很久,貼心提供許多網拍可以運用的行銷slogan。易君表示賣得很好。

 

瑋強對於跟又琳之間的愛情掌握性還是很低,依然三不五時來找易維、一葳喝悶酒。一葳曾經偷偷問又琳究竟怎樣看待瑋強,又琳只說自己好像還沒有很需要對方,但是反正對方已經離不開她。

 

方家誼突然閃電遞了辭呈,為了結婚。但後續又聽聞她閃電離婚。品牌行銷部的經理一職最後由胡易維升任。徐大可本來想將鄭一葳調到品牌行銷部(胡易維的部門),卻被胡鄭二人拒絕。胡易維擔心自己對鄭一葳恐怕沒有公事公辦的能力;鄭一葳則覺得一山不能容二虎,兩個能力都太好的人(?)一定沒有辦法在同一個部門相安無事太久,正所謂,正正會得負…

 

至於周瑋如,她沒有放過每一天能跟范振強說話、吃飯的丁點時光,有一天賣場來了一個刁鑽的客人,因為不滿賣場服務人員的態度,當場想將一張藤椅摔在地上,周瑋如發誓她有看到,那一瞬間,范振強眼裡對她滿滿的不捨與關懷…這當然是瑋如事後自己補充的。

 

【人物關係圖】

人物關係圖  

 

 

【角色設定】 

鄭一葳:長大版的林嘉恩

胡易維:沒有包袱的劉杉峰

周瑋強:喜感人物-是○介 (←↑我終於把你倆兜在一起了XD)

周瑋如:孟○如 / 周繼薇那一型

范振楠:邱澤(糟糕! 沒得O?!)

夏又琳:謝O穎

周瑋玲:李O維

王道明:謝O見(他現在是跛腿人物代表?!)

※如果不用硬拍那麼多集,我就想把姐姐線抽掉了^^

 

---今天的汗(淚)水,都將成為明日的養分。自己留個紀念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