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溫柔6.jpg

當你要離開 想我   用你最後的溫柔

不論你在那裡 不管是在何時 我依然愛你如昔  

《最後一次溫柔》的敘事方式別緻新穎,主要是李見喬為第一人稱的角度觀點貫穿全劇,間中偶有穿插回憶片段,或要總結該場分鏡敘事時,見喬就會轉向鏡頭,對著觀眾說完台詞。

其實這手法在邱澤近期主演的幾齣戲劇如《必娶女人》、《原來1家人》裡都還蠻常見到的,是舞台劇所謂的〝打破第四面牆〞手法。該種演繹方式很容易引領觀眾切換敘事者當下此刻的心境或時空背景,我覺得邱澤演來算是得心應手。而編導顯然也對於這種情境轉換的運用十分嫻熟,整個劇本從開場見喬的破題到回顧見喬與言如的過去,一直到最後,見喬上了陳昇客串司機的計程車,流淚默默吟唱《最後一次溫柔》,見喬本是故事主線的進行者,一下切換成敘事者,最後一刻則瞬間昇華,成為被一首情歌詮釋的角色(畫面帶到原唱時,陳昇一秒變說書人),我不得不說,這樣的故事腳本跟拍攝手法,我真的是太喜荒、太激賞、太鍾愛了啊!

最後一次溫柔5.jpg

(OS) 那個夏天最熱的一天,我和言如分手正好一年。按照分手常見的情節,那半年裡,言如自殺了兩次。

沈言如:我要結婚了。

(OS) 那天,她帶著新男友的照片給我看。

李見喬:妳要結婚了?

(OS) 她跟我說她要結婚了。跟照片裡面,那個家世、學識、模樣、性格都無懈可擊的男人結婚。

沈言如:還有,你必須要參加我的婚禮。

李見喬:為什麼我必須?

沈言如:因為你是二哥。

 

開場即破題。沈言如在李見喬冷靜沉穩的敘述裡,潛在不容人拒絕的危險心性躍然而出。而故事展開的時序點也分外清明,就是李見喬必須出席沈言如的婚禮,身為言如的前男友,這件事應該要拒絕的,可是身為言如的「二哥」找不到任何不來的理由。

 

不像話.JPG

李見喬:參加前女友的婚禮,還變成親屬,這不是悲慘,這根本不像話。

 

李見喬去了。這是《最後一次溫柔》要述說的故事主軸。

喜宴上每個言如的親戚,都跟這位前男友相熟,阿公問他怎麼還不去換新郎裝,不知道誰的孩子抓著一大把氣球跑來嚷著抓到了「新郎」。大家都不知道沈言如的前男友為什麼要來,也不明白李見喬怎麼就成了言如的「二哥」,還大勒勒地坐上主桌?

新郎家達意味深長地看了言如的手腕一眼。有人推論,此「二哥」該不會就=彼「二割」吧?但沈言如對「二哥」的坦誠卻直白到,我叫你來是希望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二哥。男朋友可以分手,結婚了可以離婚,但是二哥永遠是二哥。

 

二哥.JPG

 

「愛不愛一個人的標準,是妳願不願意讓他知道妳的痛苦。」

 

很奇怪,我在看這個故事時,雖然主敘述者是李見喬的角度觀點,可當我看到那一句「理解」時,剎那間我對沈言如的心態有了不同的感知。

《最後一次溫柔》一直隱約幽微但卻不難分辨地透露著兩位主角對愛的需索與渴求。

大學社團幹訓時只因通知父親病危的電話是見喬接的,整張臉都嚇白的言如緊盯著見喬,好像見喬就是那個兇手。自此言如一路緊緊拽著見喬的衣角,最後放心把自己的重量擔在李見喬身上,包括她的報告,她的上下課接送,她的早餐晚餐,她的床邊陪伴。最後見喬要分手,半年內,她自殺兩次。她把她所有的痛苦都攤在見喬的面前,最後還要他永遠當她的「二哥」,連在新娘休息室不小心腳受傷了,言如都不想麻煩在樓上休息室裡打牌的新郎,卻可以麻煩她的「二哥」。

沈言如一直都讓李見喬清楚地知道,她很痛。她以一種讓兩個人都痛的方式用力愛著對方,

李見喬呢?

 

你有愛過我嗎.jpg

沈言如:你有愛過我嗎?

什麼痛苦都不說的李見喬,在自己母親生病的期間,只有因往返各地奔波而情緒焦躁,他對言如動過怒,但從沒有表明過他的痛苦與無助。就連母親病逝的那個夜晚,他都不明白自己哭是因為媽媽的離開還是為了他跟言如而哭泣,他不是不愛了或不想要了,他只是習慣一直幫自己,換更大的書包。

見喬從不擅拒絕別人,但其實更不善於跟人解釋,連言如要求他以「二哥」身分參加前女友的婚禮、他都欣然說好,甚至言如在新娘休息室裡似有若無的試探,見喬也只能笑得一臉苦澀燦爛,巧妙避開那樣的話題或可能...

 

搶婚.JPG

 

所以,

見喬不會是在言如那個愛不愛的標準下,讓她可以放心嫁的男人。

如果她要他痛。

 

最後一次溫柔4.JPG

 

一個小時要說完一段長達六年還是七年的愛情故事,從哪裡開始、哪裡斷下個句號,編導對於劇情的節奏掌握還有拍攝剪輯的技巧要有相當的內涵功力。

 

吳洛纓說,愛情其實是一件殘忍的事。兩個人莫名地交換了靈魂,又在十八個月賀爾蒙多巴安退散後,硬生生地,親手撕裂。

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這一part只有遺憾、沒有結局的滾石情歌故事,或許也因為,我十分同意,現實裡的愛情,誰跟你公主王子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每一天?

 

現實裡的公主很可能只有在央求對方付出的時候,質疑跟掠奪的姿態不可一世宛若公主。

而現實裡的王子,則很有可能只是一個需要用「更大更重的書包」或「更沉重更無法負荷的付出」,來滿足自己的被需要欲。

 

你覺得沈言如是公主病嗎?覺得李見喬就是被虐狂、活生生的工具人?不,他們只是現實中一對曾經愛過、曾走在一起、彼此為彼此所需、最後卻沒辦法再〝用自己的方式愛下去〞的普通男女。

這故事一定不可能說得完整。沈言如結了婚,李見喬沉默退出,也許自此就是故事末了,再無後續篇章,但也許,這會是另一個錯過一次不願抱憾終身的「新的開始」,who knows?李見喬的戒指還在被新郎穿走的西裝口袋裡呢!我最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之一,是所有看似完結的曲終人散,停留在一個如此耐人尋味並有著餘音繞樑的可能斷點。(你不繞也可以!)

 

這是李見喬擁有最後愛沈言如的一種溫柔。

 

我以為你知道  分離不是最後的抉擇

卻不敢告訴你其實我想著你   怎麼能說服自己   你已離去

讓我再一次深情擁抱你

為了不讓你輕易從我記憶中抹去   讓我永遠佔有想你的權利

 

 

《同場加映》

 

最後分享《最後一次溫柔》我覺得呼應得非常漂亮極致的心境對比,

雨中分手.jpg

 

電話亭外的大雨像是恣意縱橫在李見喬臉上的淚水,浴室花灑下的水流血流呼應了沈言如心如刀割的絕望...

(請容我在此大聲唱:在大雨的夜裡~ 多希望美麗的夢永遠不會醒...)

 

緊緊拉住我衣袖.jpg

 

還有,拉衣角的這個動作,

言如從遭逢家變的那一天起就拉著見喬的衣角。這個小動作代表了撒嬌依賴,跟,我希望我會一直被你保護的信念。

以前,是男朋友的保護,以後,則是二哥對妹妹的照顧了。

 

這情節根本也好適合張宇的《曲終人散》嘛~ 熊熊讓我突然也想大聲唱起:

原來這就是曲終人散的寂寞 我還想等妳什麼

妳緊緊拉住我衣袖 又放開讓我走 這一次跟我徹底分手

 

最後愛你的溫柔.JPG

片尾的陳昇,實在是個驚喜的大彩蛋。

邱澤說這場戲最難的是他要在原唱面前唱著他的歌XD

 

鏘鏘~ 這一單元目前榮升我個人最喜歡的滾石愛情故事,第一名!

(標註一下,目前,是指1-6裡面~)

(不要說我是因為邱澤的原因,我真的鍾愛首尾完美呼應的不完美結局!)

(其實蘇達跟曾沛慈的《對面的女孩看過來》我也very very喜歡,這二單元有點難分軒輊~)

(好啦~邱澤輪轉的台語是技術性加分XD)

(BTW,我覺得這一次陳庭妮的演出也不錯,可能發揮時間短,她又很適合這類型的角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hall we Freedom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na
  • 我也很喜歡這單元,(啊也才選擇性先看了兩段而已)
    敘事和出鏡方式真的是延續必娶裡邱先生的模式啊。

    然後令人驚喜的,真的是邱澤的台語欸!
    和一掛硬底子親戚演員(大家都是來吃喜酒順便演戲過過癮的吧??XD)
    互動的眼神、小動作,和台語對答都好順暢啊~
    正經八百+機車的研究婚紗照拍攝那段,我也笑了。

    哀傷的只是,已不再是青澀的文青,
    用力過頭的愛與不愛,情緒渲染沒辦法淹沒理智了。

    然後時不時,旁邊不承認陪看的,還會出聲註解:
    啊~這樣的女生只想給她巴下去,現在沒辦法忍受啦~
    (現在? 所以以前是?? 我應該要追問的,是嗎???XDD)
  • 雖然他小時候真的很台很台,但我也從來不知道他台語那麼好。尤其一臉正經地講的模樣,又是講選舉,我還以為他是陳怡君裡的黃兆元哩XD (有適合)

    至於...那個陪看的...
    這我...很難幫他或幫你說,是或不是,要追問或不問呢...
    (默默離去)

    所以,你們的歌是哪一條歌呢XD

    kalaok 於 2016/04/28 23:33 回覆

  • Da
  • 您寫的真是太棒了!!!
    本片的故事,真的是現實會發生的事,參加前女友的婚禮.......真的不像話...
    這片是我系列片心中的第一名,感謝您的文章分享。
  • (抓頭)(羞)

    謝謝你的喜歡^^

    kalaok 於 2016/10/07 15:0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