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開會誤終身...今天免不得要來偷吃步一下XD

 

《仙劍奇俠傳》在台灣第一次播出時,我曾經很瘋過李逍遙跟林月如的愛情。

我是那時開始愛上胡歌的,也愛上安以軒。

不過我好像,從此就只愛李逍遙的胡歌,他後來所有的角色,我都沒啥感覺。

 

(不要問我梅長蘇,我好怪,江左梅郎的故事,我總沒耐心看完:P)

 

=========偷吃步的意思就是這是十多年前的隨筆=========媽呀十多年=========

 

 

欄杆,弦月,一獨坐側影,夜涼如水。

 

舉了舉酒壺,再頹然放下,濛濛的月光與逍遙眼底的溫柔融成一圈,別有另種悽愴;這一片刻,誰是逍遙心底最深的想念?搖搖頭,逍遙笑了。

 

「妳應該也開心啦!惡女…」嚥了口酒,逍遙緊握了握手中成對的莫失莫忘鈴。「明天,我就要跟靈兒,再成一次親了…」

 

〝鈴~〞鈴聲清脆抖落在風裡,〝鈴~〞坐在樹上一身紅衣的月如死命兒搖著莫失鈴的畫面瞬間閃過,逍遙又笑了。

 

這蟲子可以活多久?

莫忘鈴不斷在腰間叮鈴跳動著,消遙簡直要發瘋了!

 

這蟲子被施了蠱…最長可以活三年!

月如得意地比了比"三"的手勢。

 

天哪~那我豈不是要跟這個惡女綁在一起三年?

消遙崩潰。

 

「妳…替不替我開心呀?是大喜之日呢…」搖著鈴鐺喝著酒,逍遙遙遙望著一彎如勾的月亮。「妳說,只要我開心,妳就開心…」

 

只要臭蛋開心,我就開心…

鎖妖塔中,月如悽悽惶惶地說。

 

「我說妳這人,麻煩不麻煩?莫不莫名其妙?爲什麼要我先開心,妳才開心呢?」仰首問天,月光映照的天幕靜悄悄地沒有任何回應。「…其實看到妳開心,我也很開心呀…」

 

抹抹唇邊的酒痕,消遙從懷中掏出一粒金澄澄的橘子,盯著橘子,逍遙的笑容再度浮沉於某段溫馨的回憶裡:

 

剝一個給我吃!

想得美!

 

「哪,我這個人,是很害臊的…」

 

人家就是不害臊,你奈我何?

林子裡,蹲在地上的月如,一臉委屈,仍不忘強裝倔強。

 

「說過要跟妳,風雨同路的嘛。」剝著橘子,逍遙細心撕去橘瓣上一線又一線的纖維。「雖然最後我還是無法帶妳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只要是有道理的話,我都會聽,只是要慢~慢~跟我講…

蘇州牛肉麵事件後,月如心誠意真的剖白。

 

「我辜負了妳,可是我仍然要實踐,我曾經對靈兒許下的諾言…」

 

感情貴在專志,始終如一…

護著敗在林天南手下的逍遙,月如堅定不移地望著那個深怕女兒受傷的父親。

 

手上的橘子已經一瓣瓣剝完,逍遙凝視良久,良久,忽然又一瓣瓣地塞進自己的嘴裡,嚼著,吞著,眼淚是沒有聲音的,逍遙卻怕被察覺什麼似的,持續不斷搖著鈴。

 

〝鈴~

 

李逍遙,我喜歡你,不,我愛你。

 

〝鈴~

 

「我可能老得不會那麼快…」逍遙再忍不住,酸出了眼淚。「再怎樣,妳也太急了點…」

 

〝鈴~

 

也許,我早忘了我是誰了…

鎖妖塔裡,望著遙靈二人相擁的月如,深情說道,幾乎忘記自己內心的悲傷,早已沒有誰可以替她承載了。

 

〝鈴~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是想跟妳說…什麼都想告訴妳…」逍遙帶淚微笑著,是的,他每次聽到什麼八卦秘密,總會第一時間報給惡女知曉。

 

〝鈴~

 

我要的不是感激的愛,是你發自內心的愛。

揚州城外,月如搶過逍遙肩上的背包大聲說。

 

〝鈴~

 

「明天我就要跟靈兒成親了…我愛靈兒,可是我也…真的好想妳…」逍遙輕輕托近莫失鈴,另一手的莫忘鈴持續搖晃低鳴不已。

 

〝鈴~

 

哈哈!我林月如今日終於大仇得報,可以當著大庭廣眾,大聲宣布:我不愛李逍遙!我不要李逍遙!我不愛你我不要你我不愛你我不要你啊…

月如捶打著逍遙,是感懷父親終於成全的喜悅,更是苦盡甘來終於等到逍遙承諾的發洩。

 

〝鈴~

 

「…這是常識…妳懂不懂?」逍遙低語,痛,像根針似地札在心裡。

 

〝鈴~

 

那你還是臭蛋,我還是你的惡女?

我是賤人,妳是賤婢,妳說呢?

 

逍遙苦笑,仰首把最後一口酒給乾了。「…這是常識…妳懂不懂啊?…就知道妳不懂…」

 

〝鈴~

 

…是常識嘛,我懂!

 

月如的聲音,像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一般,幽幽的,膩膩的,如沁溺月光之中,又恍然飄散在風裡。

 

〝鈴~

〝鈴~

 

莫失莫忘的鈴聲,響遍了整個靜夜。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