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劇之王.jpg

我覺得「新喜劇之王」一點也不周星馳。

如夢(鄂靖文)太瘋,王寶強的個人風格太強。

雖然周星馳的電影主角總是行事乖張,沒有邏輯,偶有天賦異稟,卻不會是角色順風順水的主要原因,故事的轉折或奇蹟多半來自於主角始終異於常人的樂觀熱情。

但因為那些角色都是周星馳演的,即便設定上很多不按牌理出牌的表現明明極討人厭,但你就是會接受。甚至覺得史帝芬周不賤得那麼唯我獨尊、豬籠城寨裡的阿星不那麼虛張聲勢耍混混,那就都不周星馳了。

「喜劇之王」裡的尹天仇就是個神經病。天天拿著演員的自我修養,對著根本沒想理他的劇組人員甚至導演,講理論,論基礎,講態度。趕他趕不走,不給錢也不要緊,放飯時間能拿到個便當就是他身為演員可以得到最好的報酬。

他不是個正常人,即使他再有夢想,再義無反顧的堅持作夢,你平心而論,撇開#周星馳式癲狂 還有#周星馳式無厘頭 這標籤,你敢不敢說你會喜歡他嘛?

我沒辦法喜歡星爺以外的瘋子。

即使「新喜劇之王」裡的如夢就是女版的尹天仇,直到宇宙爆炸都還有一根固執堅持到生人迴避的死腦筋,追著人問:「那導演,爆炸之後我有機會嗎?」

尹天仇用了生命在實踐他的演員夢,最後也只是走進生活,和柳飄飄排練的雷雨終於公演了。沒道理只憑著一股傻勁(但觀眾看不出到底付出過多少努力)的如夢,藉由惡整過氣明星馬可(王寶強),之後因禍得福一夕逆轉。

照理說,在電影尾端「周星馳新戲試鏡」的場合裡,如夢要真能把自己展現出:

──好,要表演才藝是吧──立馬把自己的身體折得亂七八糟;

──要展現歌喉是吧──信手拈來的歌劇歌喉把玻璃震碎;

──要考驗背台詞功力是吧──就重演柳飄飄尹天仇你養我啊我養你一人分飾多角的精湛......

即便只是用虎口搓出屁聲,你也可以搓出一個小調啊(戲嘛),起碼要讓觀眾信服妳如夢這麼多年來,真有為了妳熱愛的演藝工作全心燃燒妳的意志,也許表現不夠完美但妳確實有在準備,如此電影最終要表達的造夢正能量「努力就會成功/龍套也能拿下影后」,才不會顯得那麼......作夢誠可貴,圓滿價更高,中國製大愛,老套又蒼白。

但我倒是很喜歡所有有如夢爸爸(張琪)出場的戲份,標準的知女莫若父,恨鐵不成鋼,然後比女兒還會演,陪老伴一起去片場探望女兒,發現場務不給女兒便當,氣沖沖跑去跟壯漢場務理論,據理力爭的方式是拿玻璃瓶敲自己的頭XDDD(場務表示惹不起,哪裡來的狠角色XD)

還有最後馬可跑來跟如夢一家說「只要不投降就是成功」的語重心長,如夢的演員夢再度蠢蠢欲動,爸爸發的飆中有痛罵也有家人相挺到底的支持:

如夢:要不我還是去試試吧......

爆氣趕人的爸爸:我就知道妳會這樣,妳說妳有什麼用啊?走吧走吧!走!(轉頭小聲) 給她訂票。

媽媽:什麼票啊?火車還是飛機?

爸爸:飛機,頭等艙!

新喜劇之王1.jpg

除了溫馨兇殘(?)的老爸,我也蠻喜歡如夢那講話口音超重卻心懷不速鬼的奇葩男友查理(張全蛋),很有醬爆「我-不-怕!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的傻憨萌fu。看似荒謬悲劇的尬演,走到絕境處又給你一點點滑稽一點點俏皮,和一點點...好啦好啦被你murmur千萬遍但你還算熟悉對味的周星馳還有一咪咪的味道在這裡。

最後一提,我覺得星爺的電影還是適合正港濃濃香港味製作。從西遊降魔篇、美人魚以降,越來越這麼想。(嘴巴拉拉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aok 的頭像
kalaok

Shall we Freedom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