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誓,把第七集炒飯哽修完,後面再怎樣"驚喜or驚嚇"都不修了。。。(我到底是在幹嘛啊)(抱頭)

7_1我還在恍神.jpg

我承認我是怪怪的,口嫌體正直。也不知道幹嘛會發這一篇。(慶祝李先森生日吧)(妳騙人)

說反骨也對,最貼切的形容應該是「無定向喪心病狂間歇性全身機能失調症」^^

昨天沒追首播,(我選邊站了《親一下,就好》並被杜琪組放閃甜吻得好不開心快活XD)

要不是因為被黑特到XX嚇一跳,我也不會手癢犯*地補來看。(看,這就是口嫌體正直)

看完之後,雖然也是不喜歡,但總覺得不至於大家黑特的那樣沒救絕對!(盲目的邏輯)

所以依照自個兒眼睛業障才看得到的劇情,弱弱地想重新腦補順過這一切。(對,其實是無益的)

 

P.S.

我是隨興又懶惰的人,久沒寫文,手感已經相當生疏,

(除了吐槽文我隨時都可生出一大篇:P) 請不要期待。

 

************** 辣就來吧 ****************

 

(一) 光榮燒肉之路

7_3吻.jpg

 

「我有初吻,誰要亂親啊?」

 

如果不是因為這句話,王朕還不會這麼生氣。要保留自己的初吻而且還不想給人亂親,那當天賴在他家床上拉著自己低頭就是一陣胡亂暈眩的親吻又是怎麼回事?

 

思緒就像東X戲劇不負責任的搞笑剪刀手一樣,措手不及的心神蕩漾後,瞬間切到那天Bruce在丙丙房間內不討喜到連自己都不想再往下看的,親密,與曖昧。

 

Bruce那天頭靠過去了,後來咧?高丙丙笑得一臉傻樣,又是怎樣?她的初吻要給Bruce嗎?那那天那個意識不清的嘴唇碰觸呢?是她的第幾個吻?

 

…靠!自己幹嘛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心神不寧成這樣?閉了閉眼,周遭此起彼落的『親女神、親女神』讓王朕心底那股鬱悶的火氣更熾盛了。

 

什麼女神?根本小麻鵲、大麻煩、寄生蟲還不懂感恩!我收留她,你們卻不知道她怎麼說我…

 

7_4丙丙.jpg

 

「…可是他也會救我、幫我、收留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

 

什麼?她剛剛說了什麼,不是抱怨了嗎? 

 

「你們很煩,」什…麼…啊…為什麼莫名講到這個?高丙丙臉孔微微發熱,「我要走了。」她慌忙起身,想馬上登出眼前心底、那就快控制不了的鼓譟。

 

幾乎是反射動作,王朕右手一伸,牢牢扣住小麻鵲的手。

 

「幹嘛?」

 

由手至腰,一拉一帶,一氣呵成,甩都甩不掉。那一瞬王朕覺得自己真的是君臨一切,天下唾手可得。幹嘛?妳說呢?

 

「妳說呢?」憑-什-麼-妳-就-可-以-亂-親-我---

 

另一隻手牢牢托住了小麻鵲的後腦,頭俯過去就是用力一吻…

 

怎樣?大腦瞬間shutdown的滋味是不是很驚嚇?王朕緊盯著高丙丙那雙近到不能再近、因困惑睜大的眼睛,一時間有傑作得逞的幼稚得意。他等著她氣急敗壞把自己推開,慌張斥責自己的無禮不對,然後他再來輕描淡寫地表示這不過是燒肉店的傳統活動,誰認真了誰就小題大作囉。卻沒料到彼此呼吸的瞬間,高丙丙竟然閉上了雙眼!?而她那暈紅帶怯、連手都不知往那兒放的迷茫神態…

 

…斷片的感覺大概就是這樣,周遭突然一陣黑暗,如墮深淵。眼前唯一可以被形容出的好像只剩…燒肉的味道…那是刷過醬汁、炭火煙燻後帶點焦香又juicy的鮮甜氣息,還被浸潤了一點甘香馥郁的純米大吟釀…雖然沒什麼太過輾轉深入的交疊,但這個吻仍是令高丙丙生就記憶體不足的腦袋瓜暈乎乎的只剩下『柔軟』『好吃』的聯想。

 

…而斷片的感覺大概真的就這樣,周遭環境的吵雜喧鬧剎那被按了靜音鍵,如入真空。眼前唯一可以被形容出的滋味,竟然是酸酸甜甜,有點忘我的,沉醉。

 

7_2吻.jpg

 

「為了不用錢的五花肉。」

 

當兩個人都睜開眼…不,嚴格來說,是他先高丙丙一步清醒的。都是為了五花肉,王朕補了這句話,他並沒有忘記這個惡作劇之吻的最大目的,他要看到高丙丙慌亂。而如果高丙丙以為自己還有所謂的『初吻』,那他就要順理成章地拿掉這個『以為』!

 

過程中,也許有1、2、3秒甚至更長的時間,連他自己,似乎都有些不可控制的…投入?

 

不,一切都是為了五花肉。

 

說完,他看到高丙丙的臉色變了,但卻沒有推開他,也沒有大聲斥責他的幼稚。

 

想到小題大作這四個字,王朕的心情忽然間變得更壞。

 

*** 1/24更新(二)

 

(二) 示好的命運之書 (是豎白旗:P)

7_5丙丙.jpg


 「廚房借我。」

 

高丙丙跨進阿夢居酒屋那小得不能再小的廚房,還沒徵得同意,就把手上裝了奶油麵粉跟一堆材料的塑膠袋放在已被大小瓷盤跟食材佔據的桌上。

 

「這是幹嘛?」還來不及等到答案,阿夢又被call到外場招呼客人去。

 

丙丙熟門熟路拿出鍋子跟雞蛋,倒入麵粉,神思恍惚地在人家日式居酒屋廚房做起西式餅乾來。想到今晚王諾詭異又猝不及防的五花肉吻,丙丙頓時喉頭發乾,覺得臉頰身體又發起熱來。

 

「欸,妳幹嘛?那不是水。」好不容易趁隙溜回廚房的阿夢眼看丙丙拿著還有半瓶晃蕩的清酒就要灌下,急忙喝止,同時倒了一杯開水來。瞄了眼丙丙正在進行的料理,阿夢嘆氣:「怎麼啦?又要開始妳的丙式心靈療癒大法?」顯然,高丙丙亂入她的料理台已不是第一次。

 

「阿夢…」丙丙語音軟糊地開了口,兩頰紅暈越來越深,就像下手過重的腮紅。

 

「欸妳臉好紅喔。」伸手去摸丙丙額頭,旋即發現新大陸,阿夢笑著又捏了下丙丙鮮紅欲滴的嘟嘴。「妳擦什麼了還是剛偷吃了什麼?連嘴都紅!」

 

丙丙這下慌張了,忙用手抹著自己的嘴,「哪有,妳看錯了!」

 

阿夢好氣又好笑地盯著今晚冒失慌張的好友,一把搶下那包灑得快比餅乾本體還大的巧克力豆,四處轉悠著找橡皮筋綁緊收好,回頭撇見丙丙居然把麵糰放到其中一個炭火爐的烤網上!上面是墊了一層錫箔紙沒錯,但那烤網剛剛才烤過幾串七里香,油滋滋的還沒刷。

 

空氣中翻攪著奶油和蘸了雞油醬汁炭火味的奇妙香氣,阿夢一臉嫌惡地給予忠告:「妳這不會要給老師的吧?老師吃到會流淚。」

 

老師?對吼,今天一連打了幾次電話給老師,結果一通電話也沒接,老師也不回撥。丙丙恍然醒悟,自從知道羅蜜歐本尊是王諾以後,老師的臉似乎被拋到遊戲戰鬥畫面之外,再也沒有歸隊過!而且…而且…

 

而且剛剛慶祝【騎士團】首戰得利吃燒肉時,王諾的吻…

 

呸呸呸呸呸!丙丙一邊咂嘴一邊兩手狂敲腦袋,想把今晚燒肉店那被人刻骨銘心侵犯了的畫面給硬拍出來。那才不是什麼初吻,只是幼稚鬼王諾的貪小便宜!

 

但是餅乾確實是要做給羅蜜歐的…為什麼?不知道耶!雖然王諾親她很可惡,但丙丙沒辦法否認,今天【騎士團】聚首參賽,來赴約的羅蜜歐竟然是自己的鄰居、房東、債主跟醫生4 in 1的王諾,這應該是比慧星撞地球更令她驚嚇失望,結果她的驚訝跟排斥,好像並沒有王諾大耶!

 

照理說,羅密歐也是神域裡一個傳奇玩家,茱麗葉對這位大神級又默契絕佳的Partner本來也有過期待與幻想,加上自己日日夜夜跟他吐露了那麼多的心底秘密,連前世情人都敢講了,想不到,命運之書真的把他們寫在同一行字之間!只是,有點像笑話。

 

7_6丙丙.jpg

 

「所以…羅蜜歐就是那個王諾醫師喔?」阿夢問,一副『妳看你們的命運之書有多神奇』的看好戲模樣。幾次進出外場廚房的空檔,阿夢聽完了羅密歐與茱麗葉崩潰相遇的血淚傳奇。當然,她不知道高丙丙其實保留了那段可歌可泣的五花肉之吻。

 

「妳覺得我現在對他釋出善意還來不來得及啊?」丙丙可憐兮兮抱著頭問。

 

「來不及也要善啊!為了40萬,阿呆喔妳?也不想想之前對人家只有冤家,從不歡喜!」

 

40萬?其實她忘了耶。從初賽勝利吃燒肉到現在,過程中高丙丙沒有片刻想起這最終也是最初始的參賽目的。40萬,就跟今晚徹底被拋到九重天外的如龍老師一樣…

 

對了,都這麼晚了,老師有回訊息給她嗎?

 

點開手機螢幕,一片淨空光亮,不論是未接來電還是Line、Messenger,半個訊息符號都沒有。老師…真的有重視她嗎?

 

「我第一次看人用炭火烤西點餅乾。」眼前的餅乾雖已成型,但一想到是用炭火爐烤出來的,看不下去的阿夢難掩內心的嫌棄,忍不住出聲打斷了丙丙的失神。

 

「…有什麼關係?差不多就可以了。」丙丙自自冉冉的不以為意。「這是我想送給羅蜜歐的一份心意。」她停頓,想到王諾許多族繁不及備載的幫助,包括收留她住頂樓加蓋、提供她參加試吃會的正式服裝、幫她修鞋還有抱著疲憊不堪的自己一路狂奔回家…他對她的好有時是蠻令人意外的,就是人壞,嘴巴賤。但自己呢,除了嘴巴上也饒不得人到哪兒去,自己對他的收留支援有湧泉回饋過任何報答嗎?

 

高丙丙mur在嘴邊心裡的感謝聲小到不能再小:「雖然人賤口嫌體正直,內心其實是個小仙女…」

 

我們之前的相處相識都不對勁,但悲傷茱麗葉還是很感謝愛快羅蜜歐所有拔刀相助的心意的。

 

命運之書裡的那一行,不曉得能不能重新寫過哦?

 

*** 1/28守歲的更新(三)

 

(三) 三流編劇的「轉角都能遇到愛」

7_9離我遠一點.JPG

 

一早起床,王朕覺得頭暈暈胃也脹脹的。本來嘛,昨夜翻來覆去到凌晨四點都沒辦法睡著,今天雖然沒手術,但班還是要上,病房還是要巡的。逼不得已,他開了一瓶紅酒,喝掉小半瓶幫助自己入眠。

 

什麼時候開始,他王朕也落入情緒被人牽著走的地步?置身事外向來是他的強項,十幾年來為了滿足眾人尤其爸爸對王家長子的期待,唯有不去時刻在意別人的目光,並建立起一道隔絕的牆,他才能保護好一個不能說的秘密責任:用王諾的身分,活著。

 

可是高丙丙的出現破壞了一切。

 

他其實沒想過要在高丙丙的世界裡做個好人,卻不明白,自己竟然從一開始就沒辦法對這個麻煩鬼袖手旁觀,現在,更徹頭徹尾成了她跟Bruce之間愛的橋樑的工、具、人!?

 

這根本就是詐騙!尤其昨天,當他懲罰自己小題大作的認真,從燒肉店走路回家,過程中還一度卡在某個十字路口,過了三個90秒的紅綠燈,一路都在胡思亂想,想不到電梯門一開,那張他想了一晚上也糾結一晚上的臉,赫然出現在眼前…

 

『你終於回來囉?等你很久耶!』

 

捧著那份要給羅蜜歐的心意,茱麗葉坐在冰冷的階梯上,聲音裡透著終於等到的欣喜。然後咧?

 

大概前一世發生了什麼意外所以這一世沒有把腳生好,高丙丙特別容易摔跤。眼看世界上就快再增加一個付不出醫藥費又永遠不會把自己顧好的傷殘人士,然-後-又-是-在-自-己-眼-前-發-生-的!王朕想都沒想、一個上前就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冒失爆衝的小麻鵲。

 

被壁咚那一瞬間王朕大腦當機空白成一片,直到小麻鵲紅著臉,搖了搖手中的餅乾盒,說:『這個是…我要送給羅蜜歐…感謝他幫我們贏得北區第一名…』他才突然被解穴,耳朵跟著發紅發熱:『我們…可以換個正常的方式說話嗎?』

 

當時二人的鼻尖距離只有0.01公分(是誇飾法,我用了誇飾法),四分之一炷香之後,那位冒冒失失的女孩兒也還並沒有徹底愛上那位傲嬌彆扭的男孩兒…

 

7_8跌倒.jpg

 

高丙丙是不是…補過妝了?跟吃燒肉時不同,臉紅嘴更紅,像個紙紮人。想到茱麗葉之前扮成紙紮人去見以為是禮儀師的羅蜜歐,王朕的心稍微calm down了87%的怒意。

 

結果接下來那句她講了什麼?

 

Bruce!Bruce!Bruce!

 

現在這隻小麻鵲只想得到Bruce嗎?心裡的酸意跟怒氣值節節升高。所以…先前那個五花肉吻還有更早之前的〝初吻〞她是根本不記得還是一點也不在意?只有他一個人小題大作了一整晚嗎?甚至都忘了去醫院拖回自己的行李!

 

更氣人的是,之後Bruce真的又跑來找他,不告而取他家備用鑰匙也就算了,還朝他心口補了一槍:『就是她一直找我,才搞得我壓力好大。』

 

追個女生也壓力大?王朕火從心來,盛怒爆表。在一起就趕快在一起,不用一個找他當愛情顧問、另一個只把他當賺開店基金的工具人吧?

 

想到〝工具人〞,王朕滿心鬱悶。工具人最大的悲哀是自己體悟了自己是個工具人,但恣意使用工具的〝使用者〞,卻對自身張狂放肆的利用行為渾然不覺,這世界是怎樣?

 

連發了幾頓莫名的脾氣,王朕氣到都累了。他後來不再留情面地把Bruce趕回家,那盒被Bruce嫌噁心卻號稱是茱麗葉送給羅蜜歐的心意,就在凌晨四點,被他就著紅酒三口倂兩口地胡亂吃掉大半,剩下的通通塞到冰箱裡,見都不想見!

 

之後絕對要對這隻小麻鵲、視、而、不、見、了!王朕想。

 

但王朕眼中三流編劇筆下的命運之書,冥冥中早已落款:是冤家,轉角早晚都能遇到愛…

 

7_7三流編劇.jpg

 

「王醫師,你是不是要去醫院?可不可以順路載我一程?」

 

公寓大門前,高丙丙像個無頭蒼蠅在她自行車旁急得團團轉。看到王朕出門,如黑暗中捉到一絲希望之光,沒等到王朕說「不好」就當他同意地自行跳上王朕的車,並嘰嘰呱呱的先聲奪人:「你都要去醫院,我剛好也要去醫院,而且吳奶奶搞不好剛好也會改變心意啊!拜託…」

 

……那到底干我什麼事?去找妳第一個想分享贏得比賽喜悅的人求救啊!

 

就-這-麼---我-不-是!

 

*** 2/2 自己也不明白在堅持什麼的更新(四)

P.S. 但我確定只會改第七集的節奏,之後肯定不管了XD

 

(四) 我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1)

不喜歡複雜_2.JPG

 

但這個三流編劇著實可惡。不但讓高丙丙擾亂了王諾原本古水無波的生活,甚至,為了鋪陳讓高丙丙成功租到Bruce理想中的店鋪,竟然讓她獻殷勤獻到就快無知地用大量糖份殺掉吳女士!

 

「那個高丙丙不過就是為了租吳奶奶的房子才這樣獻殷勤,老大你又何必這樣?」小方勸。「話說回來,那個吳奶奶可是大地主耶,台北市有很多土地…」

 

王朕內心一陣盤算。

 

小方並未察覺,仍自顧自地絮絮叨叨:「其實他們看中要開店的那棟房子,根本位置最不好、但房租卻算高的,真不知道他們是在堅持什麼…欸…欸老大你去哪?」

 

眼看王朕不打算聽完就要離開,小方感覺不受重視地委屈嘟嚷著:「還想跟老大分享昨天撞見以樂姐跟男人泡酒吧的韻事呢,那男的,愛寶跟我本來懷疑是你愛人咧…」

 

王朕猛然立定,回頭一臉寒氣。

 

不喜歡複雜_1.JPG

 

******

 

醫院停車場出入口。

 

李如龍手裡捧著一束黃色玫瑰,內心說不上來什麼感覺。

 

回憶起今天早晨,他醒在一個寬敞明亮、空氣中明顯有著讓他舒服安心、甚至是找回了所有自信、勇氣灌頂的旅館房間裡,醒來看見的第一個人──沈以樂。

 

『不用道歉。其實你昨天晚上表現得…很好哇!一點問題都沒有。』

 

以樂的鼓勵很真誠,笑容,也頗滿意的樣子。李如龍覺著自己的身跟心,都雀躍了…

 

『我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所以,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體貼慧黠的女人,舉手投足間是知性與嫵媚俱存的成熟魅力。不知怎地,她眉梢唇角的微微一勾,如龍的心有點被電到粼粼盪漾。

 

看看腕錶,差不多是午飯時間。算算離他們…親蜜時光後的瀟灑分別好像也才不到幾個鐘頭嘛,就這樣貿貿然又跑去找她她會不會不高興?想歸想,但血液裡遍佈浪漫因子的李如龍腳下沒有絲毫停歇。這樣的感覺很新鮮,或許,以樂會是他找回「感覺」與「男人自信」一個新的關鍵點。

 

電話接通,他滿懷興奮,語音輕快:「請問,我有這個榮幸,請妳吃中飯…」

 

『喂?你等一下…阿諾,救我!』

 

不喜歡複雜_3可是如果你不救我的話.JPG

 

線路的另一頭,沈以樂似乎急匆匆跑向王諾的所在地,語氣也很慌亂,她沒有讓如龍把話講完,只倉促回了句:「(……你不救我的話……會把我念死了啦…) 喂,我現在有點事情,晚上再跟你連絡好嗎?掰!(嘟──)」

 

電話掛了。李如龍有點不敢置信,復活後的自己,為了一種很難言喻的被撩動感,身體動得比腦子還快還誠實地決定嘗試一段新戀情的第一通電話,就這樣被掛掉了!

 

有什麼事是需要阿諾幫她的,還這樣急?她說她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Oh Jesus!這關係會不複雜嗎?李如龍的腦袋現正熱烈上映著所有甘味世間情的芭樂荒謬劇,他滿腹狐疑,決定走快一點找到以樂,不嫌棄的話,他其實也很樂於…回報她一些什麼什麼。

 

『這樣講好像有點怪怪的…』腦中浮起早晨那奇妙又令人尷尬的道謝場面:『謝謝妳治好了我的問題。』如龍口乾舌燥,「感覺」好像真的又快有感覺了。

 

「老師?」

 

眼前一隻小麻鵲,意外又熱烈地筆直朝自己飛來。

 

「老師你來看吳奶奶嗎?我正好要找你跟你說…」丙丙翻找著自己的包包:「咦,我的香料樣品呢…」

 

「呃丙丙,我有急事找沈醫師,我們晚點再約…」現在的如龍沒有心情聽丙丙講話,心裡存了對沈以樂還有阿諾的疑問,個性上有點說風就是雨的他眼前最迫不及待的,就是釐清他們複雜的關係。

 

「沈醫師?」丙丙看到王諾的賓士車從眼前急駛而過,副駕駛座上,沈以樂正搖下車窗透氣。「在王諾車上。」那台她早上上不去的車。

 

李如龍也看到了,來不及去停車場開自己的車,他在路上忙揮手攔計程車。

 

「可是老師,我們的香料進貨廠商跟數量要趕快決定…」高丙丙很急,然後翻遍了包包每個角落都找不到那包要給老師的香料樣品她更急。

 

「妳一起來吧,路上說!」李如龍拉著丙丙一起坐進了計程車,吩咐司機:「麻煩跟著前面那台白色賓士車走謝謝…」
 

 

*** 2/13 有誰知道我更新XDDD

 


 (五) 我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2)

相親要帶男朋友來示威.jpg

 

高丙丙跟李如龍二人才跟著走進餐廳沒多久,就看到王朕被一個男人潑了水。

 

「是怎樣?相親還要帶男朋友來示威喔?」

 

更狠的是那男的見王朕手腳俐落閃過水後,竟又從別桌抄了一杯紅酒朝沈以樂潑灑,幸虧王朕快一步用身體護住了以樂,並以手阻擋了大部分的紅色汁液,只不過一件好好的毛呢大衣仍免不了被噴濺出了星星點點。

 

「阿諾!」李如龍有點生氣,這沒風度的男人惹到他兩個重要的朋友。男人見沈以樂這方竟又多出兩個幫手,怕吃虧地迅速溜走。

 

「好巧喔…」以樂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便恢復如常的鎮定。「不然…一起坐吧。」

 

「你把大衣脫下來,我幫你清一下。」

 

高丙丙沒忍住去拉王朕的外套。但看見她和Bruce連袂出現,王朕心底有股不自在的酸意,也不明白是在彆扭什麼,他拽著自己的衣服,粗聲粗氣地推拒道:「不用麻煩了,等等回醫院可以換,回家後我再送洗…」

 

「唉唷紅酒沾到衣服很難弄的,現在不先處理一下之後才麻煩,快點,你先脫下…」她沒再讓王朕反駁,拉著王朕手往室內方向走去,「不然你跟我來。」

 

王朕被丙丙拉走了。沈以樂不甚在意地決定先點餐,還開了瓶紅酒,一邊品味著杯中佳釀與空氣搖晃翻攪後的香氣,一邊盯著正坐對面的李如龍,開口,便是直指核心「別太認真」的明示。

 

「我好像說過我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

 

「是喔?」李如龍誇張的應著。「我好像忘了。」他想耍賴,是那種非常有自信的死皮賴臉。自從知道自己〝重振雄風〞後,他忽然開了竅而且認定,那個對甜點藝術、對羅曼蒂克的愛堅持到底的大師兄,歸位了!

 

「你根本都不記得怎麼走進那個房間的,還在床上叫了誰的名字。」

 

「…我叫了誰的名字?」如龍突然有點緊張,該死!千萬不要是…不,絕對不會是那個誰吧?「我其實根本叫不出誰的名字吧?我醉得連我怎麼走進那個房間的都不記得…」

 

沈以樂燦爛一笑,風光明媚。「就是咯!」

 

「但不管我喊了什麼,我反正不記得,所以也都不重要。現在,我只想展開一段新、戀、情…」如龍說得慢條斯理,「跟妳。」

 

大膽又明快的一記直球,李如龍覺得這一刻的自己真是帥透了,沒有女人會拒絕像他這樣一個風度翩翩又極具熟男魅力的男子的求愛。但是…

 

老天鵝卻偏偏給了他一個沈以樂。

 

「我覺得我跟你前前後後的鋪陳醞釀都不夠,這樣突然說發展就發展,太沒氣氛了。」沈以樂不慌不忙提出不同意見。

 

「…蛤?」

 

「倒是以前的我也曾說過,有你Bruce的甜點,我根本不需要另一半。」

 

「所以這個意思是?」

 

「拿你Bruce Li的招牌來,看除了收買我的嘴跟胃之外、還能不能再收買我其它的器官吧!」

 

「器…器官?」

 

四人聚會.JPG

 

******

 

另一頭,杵在女廁外的王朕渾身尷尬,受不了地低聲催促裡頭正窸窸窣窣打理自己衣服的高丙丙。

 

「高丙丙,好了沒啊?」

 

「快好了啦!紅酒漬不當場急救處理,這件大衣就報銷了…」丙丙用她隨身必備的去漬筆,一一點過王朕外套上的斑斑點點。

 

「看不出妳這冒失鬼還會隨身攜帶去漬筆…」

 

「就因為我很常弄得一身都是嘛,久病成孝子…」

 

「是久病成良醫吧?妳這成語都怎麼學的?多看點書,好嗎?」

 

「我比較喜歡看繪本。」

 

「…是只會看圖片吧?小孩子!」王朕偷笑,驀地心頭一慌,自己為什麼會笑?為什麼一瞬間突然覺得高丙丙莫名可愛?「欸妳好了沒啦?」

 

裡頭一陣烘手機轟轟的聲音,王朕終於翻了白眼。這丫頭的緊急處理也處理得太全套了吧?「快一點,Bruce他們還在等我們…」正要叨念她一頓,丙丙快步走了出來,左右張望兩下沒人,拉著王朕就往女廁裡帶。

 

「欸妳幹嘛?」

 

「你襯衫下襬也濺到了吧,現在沒人,快進來我幫你點。」王朕那件軍綠色的毛呢大衣還掛在她的肩膀上,小麻鵲兩隻爪子忙得快樂而熟練:「襯衫更難處理,你拉出來點,我先用去漬筆再幫你用水…」

 

「不用那麼費事了吧…」

 

「又沒人幫你洗衣服,你送洗人家也是要這麼費心。」

 

終於處理到一個令丙丙滿意過關的程度---撩著王朕衣角在烘手機底下進行一個烘乾的動作---忽覺頂上有道視線一直凝視著自己沒有間斷,丙丙抬頭,王朕的目光似是古怪,又有些…熱烈?

 

「你是不是很想跟我說謝謝?」丙丙容量小得可憐的麻鵲腦裡沒有收發戀愛頻率的雷達,只有不會轉彎的直白。

 

「…誰…要跟妳說謝謝啊?」回過神來的王朕忙掉開眼神,轉看天花板。

 

「好啦好啦,不客氣。」

 

「…就說誰跟妳說謝謝了啊?」嘴上還嘴硬,但原來一遇煩心事就聚攏的眉峰卻不再動輒豎成兩把銳氣橫生的利劍。王朕此刻的表情心情就跟贏得世界小姐選拔一樣,充滿了Love & Peace的標語!

 

但俗話說,好景不常。Love & Peace的和平氛圍只延續到他跟丙丙走出去、坐定位、燈光美氣氛佳、彼此都很安居樂業要來點頓好吃的那一刻,王朕一眼瞄到Bruce衣領附近若隱若現、那顆要人不想歪也難的腥紅大草莓…為止。

 

這是?不對不對,冷靜下來王朕,之前在小方那兒是不是聽到以樂跟誰在酒吧約會被撞見?這草莓?莫非以樂?

 

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jpg

 

生平第一次眼睜睜又不可控地體認到,變成一個自己從前就唾棄痛恨的腦補王,這件事有多可怕!

這件事還沒結束,因為他還沒掌握出真相的影響範圍到底有多大。

可惡,應該不會是高丙丙吧?那她還不知道囉?Bruce到底在幹嘛?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