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今日本山人在台北東區四處與人結緣,(該不會真的有人相信吧XD)

反正我坐在路邊好端端地被二組人馬搭訕,(該不會真的有人相信吧XDD)

第一組是兩個看起來都是很年輕單純的少年郎,其中一位看起來還像剛當完兵。

總之他們很有禮貌,看我一個人坐在忠孝敦化那條地下街,一副溫和又有閒但人生卻很沒意義的邋遢樣,他們就過來跟我攀談。大概我久不入世,攀談的話術對我來說還蠻新穎的,A男說他們現在正在進行一項勇氣的訓練,就是鼓起勇氣跟陌生人交談,希望我不介意成為他們訓練交談的對象。

要知道,老娘也是個半調子的社會觀察家,這鼓起勇氣跟陌生人攀談對方的人生經驗,也是我急欲學習效仿的功課之一,不一定我能從這二位社會新菜鳥身上挖掘一些不為人知的社會新現象也不一定,所以我就大方說OK:

A男:請問小姐現在從事的行業是什麼?

我:我現在沒有工作。

B男:那妳有想過要創業嗎?

喔,關鍵字出現了,我一直保持微笑。

我:我沒有想過喔。

A男:為什麼呢?

我:創業太辛苦了,我很懶。

二男有點接不上話,但我知道他們的責任是要把那一連串的話術宣導完。

B男:我很想分享我自己的一個經驗,其實我的人生導師.....有很多企業界的老闆常會專程來聽我的人生導師分享的課程,有一些體適能界的、還有...

關鍵字出現again,我的大腦從人生導師這四個字開始有洞,後面有一長串說明我其實聽完就從洞中如沙漏般地流出去了。

我:所以,我可以知道你的人生導師是誰嗎?

A男:所以我們想要邀請妳,如果妳時間方便的話,也許之後我們可以...

他們不肯跟我說人生導師是誰,只一昧邀請我下次約出來聊。兩個男孩子一直站著彎腰跟我說話,我坐在那兒看著聽著,突然覺得他們好辛苦好誠懇但又好可憐。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看出來了我其實知道他們的本質是什麼,不是直銷、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心靈改造領袖課程。我不覺得我花時間跟他們聊是我自投羅網浪費生命,但我深深覺得他們花了這麼多心力以為終於可以找到至少一個業績的希望,從一開始就是0,我究竟,是給了他們與人攀談的信心,還是我其實徹頭徹尾是個毀掉他們寶貴拉客時間、虛情又假意的壞姐姐...

A男畢竟社會歷練更懂一些,(他看起來就是B男的小leader),看我這條線無望,最後還是誠懇地以一個訓練回饋做終結。他請我回饋,這場交談是否有令我感覺不舒服的地方,我答說還好,兩個人(與陌生人交談)的表現還不錯,但我沒有說,其實同時間我也做了一場與陌生人不具任何意義的聊天。我不需要也不喜歡參加任何說明活動,所以你們所謂鼓起勇氣跟陌生人攀談的交談訓練,我只能盡量讓你們的勇氣不受傷,其他再多也沒有了。

 

至於第二組,是如新。單槍匹馬的酒吧轉業者,

先前薪資4~5萬,小主管,日夜顛倒,為了父母著想,加入如新的大家庭。

因為這個人的攀談話術相當不討喜,我就不多轉述了。

 

全站熱搜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