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梅.jpg

前二天新聞發布,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成語通用字,新修正了41個曾經是錯別字的通用字,

1.「鬼」計多端與「詭」計多端兩者並列。

2.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走頭無路」。

3.倒「楣」,也作「倒煤」、「倒霉」。

4.「魅」力與「媚」力兩者並列。

5. 披星「帶」月,也作「披星戴月」。

6. 「殺」風景,也作「大殺風景」、「大煞風景」、「煞風景」。

7. 大相「逕」庭與大相「徑」庭兩者並列。

8. 「糟」蹋,也作「蹧」蹋。

9. 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10. 「伎」倆與「技」倆兩者並列。

11.「冒」然與「貿」然兩者並列。

12.一「味」(總是、一直)也作「一昧」。

13. 「卓」見與「灼」見兩者並列。

14. 「姍姍」來遲也作「珊珊來遲」

15. 「褪」色,也作「退色」。

17. 如雷「灌」耳,也作「如雷貫耳」。

18. 「默默」無聞也作「沒沒無聞」。

19. 如法「泡」製,也作「如法炮製」。

20. 深根「柢」固, 也作「根深蒂固」。

21. 意氣「洋洋」,也作「意氣揚揚」。

22. 眼花「瞭」亂,也作「眼花撩亂」、「眼花繚亂」。

23. 不「醒」人事,也作「不省人事」。

24. 一窩「風」,也作「一窩蜂」。

25. 「精」疲力竭,也作「筋疲力盡」。

26. 「瞭」如指掌,也作「了如指掌」、「了若指掌」、「瞭若指掌」。

27. 「剎」車與「煞」車兩者並列。

28. 「牽」就與「遷」就兩者並列。

29. 「躬」逢其盛與「恭」逢其盛兩者並列。

30. 輕歌「曼」舞,也作「輕歌慢舞」。

31. 「煽」風與「搧」風兩者並列。

32. 「留」芳百世與「流」芳百世兩者並列。

33. 「插」腰與「扠」腰兩者並列。

34. 張燈結「彩」,也作「挂燈結綵」、「掛燈結彩」、「懸燈結彩」、「張燈掛彩」。

35. 「調」頭與「掉」頭」兩者並列。

36. 「消」聲匿跡,也作「銷聲匿跡」。

37. 美「輪」美奐,也作「美侖美奐」、「美奐美輪」。

38. 別出「新」裁,也作「別出心裁」、「獨出心裁」。

39. 「鬨」堂大笑,也作「哄堂大笑」。

40. 直「接」了當,也作「直捷了當」、「直截了當」。

41.水「洩」不通也作水「泄」不通。

 

那些編修的教育委員的說法,是,某些字也曾在古典著作裡出現過,並有列出古籍來源。

可是我聽完這個說法反而滿腹疑惑耶,

這解釋會不會也有斷章取義之嫌?

41個新修通用字,真的每一個都考究徹底、使用起來毫無疑慮嗎?

(不是純粹因為委員們打字時懶得選字?)

 

倒煤,光字面上來看,它的形意會跟「倒楣」牽連在一起我實在是想啊想不透,

教育部引經據典作例證,

運氣不好、遇事不順利。《通俗常言疏證.禍福.倒煤》引《病玉緣劇》:「俺呵!受盡苦,倒盡煤。」也作「倒楣」、「倒霉」。

怎麼就能確定:

(1)不是這位古人寫了錯字?

(2)這裡的倒盡煤有沒有其他意思?比如它真的是指「連煤炭渣兒都被他用光了」暗喻悽慘落魄狀?

 

語言雖然應該是活的,但如此用法,有沒有放水太過?媚俗太過?

假設古代某位剛學寫字的大娘,因為熱愛當時流行小說,隨手創作了篇愛上大媽同人番外,

在一片冰雪紛飛寒梅落盡的時刻,不小心寫到:「俺呵!受盡苦,倒盡梅。」

ㄚ「倒楣」是不是也可新修為「倒梅」呢?

 

然後第四點的「魅力」與「媚力」兩者並列,

近幾年拜阿Mei張惠妹所賜,她演唱會或專輯文宣常會強打〝妹〞力四射、〝妹〞力無限,

未來,「大展妹力」會不會也是被活用並列的典範之一?@@(暴力妮妮痛槌兔子)

 

未來新聞試下標:宋仲基6月底來台確定  大展妹力

 

報導說:

負責國語辭典編撰的國家教育研究院表示,網傳的內容有些並非並列,例如「魅力」與「媚力」釋意不太一樣。(有沒有哪邊可以看到這次到底改了那些"並列",那些"也作"的通用字?為什麼網路上會有41個新修通用字的內容?)語言的使用過程本來就會有變化,國語辭典是工具書,因此編撰時會大量採錄古籍用法並釋意。有些課堂上老師教學時告訴學生其他用法是錯的,是因為是從最原始的典故角度切入;但若脫離最原始用法的背景,那些變化字不能說是錯字。

 

按照這邏輯,

以後小朋友考試寫填空題的時候也別害怕錯別字了。

因為可以跟老師上訴說:

老師,你只是從最原始的典故角度切入,才會說我錯了,

若脫離最原始用法的背景,我寫的這些是「變化字」,不能說是「錯字」。

 

畢竟珊珊,都可以來遲了,(還可以來吃XD)

莫名其妙,就算最後,莫明奇妙,也是妙啊@@

 

全站熱搜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