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真的沒什麼抱怨的靈感啊!

每篇文都很美好~ 而且主角們的新聞也都沒甚麼想特別嘮叨的XDDD

可是大家好像覺得禾子的文章出了,我就要有相對的抱怨文呢XD(我真的覺得禾子筆下的川恩超級美好的啊,除了感恩地猛擦口水,我覺得整個圓滿幸福到很自由了...)

那就,用個意外人物來分享 預言 那篇《分手》裡 我的借題發揮 好啦....

 

======================================

 

【廣島燒的哀傷-尋找靈感之旅】

 

△尋寶社內,人維呆愣愣看著社辦外走廊,發呆。

△Jacky、阿弟從社團外一路盯著他走進來,直到拉開椅子坐到旁邊,人維都渾然未覺。

 

Jacky:欸,大哥。(揮手半天,跟阿弟互看一眼) 又怎麼了?

阿弟:誰知?大概在失落白雪去廣島旅行了吧…

Jacky:真是…想跟著去就跟去阿,白雪出發前一副日本像他家後院似的,說的跟真的沒兩樣!

 

△阿弟拿起手機裝相機,假裝甜笑地東拍西拍。

 

阿弟:(學白雪,滿臉淡淡的領悟跟感動) 原來他說,最接近神的地方,就是宮島…

Jacky:(學人維,一臉正經點點頭) 白雪妳到那邊,有機會一定要嚐嚐,二割三分的清酒。

阿弟:(學人維) 宮島上,有600隻鹿…

阿弟跟Jacky一起大叫:超~high~der~~~~

 

人維:(不耐,推了耍寶二人組一把) 欸,你們兩隻,煩捏!要耍寶滾到一邊去耍啦…

 

△人維氣呼呼地坐到另一張椅子上,內心糾葛泉湧。白雪說要出發去找心的方向當然對他是一大衝擊。但更大的衝擊,是今天早上他終於下定決心,也要追隨白雪的腳步,一路由廣島、山口追著白雪芬而去的旅行,就在他迫不急待跑去林嘉恩家跟她借行李箱的那一刻,受到了更…驚人的嚇可(shock)……

 

──【大清早的思想起】──

 

△徹夜難眠的鄭人維氣急敗壞從巷子另一端匆匆跑來,連電話都來不及打,一心想著叫林嘉恩趕快把她登機用的行李箱暫借給他。他一點都不擔心這個時間叔叔阿姨起床了沒,從小在雙方家裡吃到大、玩到大,叔叔阿姨對他就像兒子一樣,人維相信招富、麗君會原諒他的,至於林嘉恩──管她的哩!

△招富正在屋外做著詭異的早操,還不時回頭往屋內、樓上,跟停放一旁流川的藍白NSR張望。

△麗君反常地坐在招富的老位子上,泡著茶,也是一臉詭異。

△人維顯然沒看到流川的機車,一陣風似地捲進店內,亂七八糟地跟二位長輩道早安。

 

人維:叔叔阿姨早!

 

△招富大驚,急急忙忙追進來。

 

招富:你、你要幹甚麼?

麗君:(也想攔阻) 人維啊…

人維:我來找嘉恩借行李箱!(頭也不回地往樓上跑)

招富:(著急) 啊哩計摳青仔欉…不素啦!你現在不口以上去…

人維:哎呀我會敲門啦!叔叔我很急,不好意思!我幫你叫林嘉恩起床!

招富:(窘到滿地轉圈) 啊不…啊這…金罵喜咧餔兜擠齣(現在是在演哪一齣)…嘉恩他們…哎唷…

 

△眼看人維攔不住,招富已過萬重山。招富頹喪地坐到麗君對面。

 

招富:娃…

 

△人維一邊敲著嘉恩的門,一邊轉動門把。住屏東時就這樣了,兩人之間根本沒有祕密。

 

人維:鎖門了咧… (不疑有他,無所謂的笑笑) 林嘉恩!欸!好兒好女的鎖甚麼門啊?(繼續轉著門把大聲嚷嚷) 快點開門,我要跟妳借登機箱。

 

△鄭人維在房外等了一陣,不明白嘉恩在慢甚麼。

 

人維:(大喊) 喂!林嘉恩!起床了!快開門!(持續邊敲邊轉門把)

 

△門曳然開啟。但門後的世界卻是鄭人維怎麼想都想不到的…

△林嘉恩頭髮略為凌亂,神色略有驚魂未甫之不安感,整張臉、耳根、脖子到胸口全都紅通通一片。

 

人維:(先是不耐地嚷嚷) 妳在幹嘛啦…(繼之目瞪口呆)

嘉恩:(驚慌且尷尬) 鄭人維你…小聲點啦…

 

△嘉恩房內,流川慢慢轉過身來。雖然不能百分百確定他們剛剛在房間內〝做過了甚麼〞,或〝正要做甚麼〞,但流川難得的衣衫有些不整,襯衫扣子還沒完全扣上,而且流川的皮帶此刻也不在自己的腰上,在嘉恩床上被棉被蓋住(卻仍貪玩露了出來)…

 

流川:(神色雖然比嘉恩鎮定些,卻有一種形象被人大力戳破的尷尬) …Hi

 

△場景跳回尋寶社。

△人維捧著頭,不斷來回揉弄自己的臉。

△看到自小認識的青梅竹馬,還是那個一天到晚黏著自己、做甚麼都要跟的笨妹林嘉恩,居然已經長成到會跟男朋友在自己房間內…親熱(雖然不知道成功了沒有)的畫面,讓鄭人維深受打擊……他的自由之路,果然已經輸給林嘉恩一大截了啊……

 

人維:(OS)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不是就越輸越大坨了嗎?

 

△人維突然直挺挺跳起。

 

Jacky:唉唷,突然會動想嚇誰啊?(撫胸)

阿弟:人維你還好吧?是不是昨晚看到甚麼,要不要去收個驚?

人維:收你頭啦!收…(他伸出一根手指頭,面色凝重) 我~要~去~找~白~雪~~~(他一字一字咬牙切齒地說)

Jacky:終於下定決心啦?那太好啦!快去吧!記得送我喔咪呀給。(他戳戳阿弟,感覺十分開心) 終於可以擺脫隊長了,輕鬆囉輕鬆囉…

人維:(伸出來的食指搖了搖) 你們!我不在時有個任務。

阿弟:任務?

人維:對!

Jacky:不要吧?自己飛去日本爽還要抓我們出公差?隊長你有沒有人性?

人維:閉嘴!這是攸關我親如妹妹的生死貞操問題!你們一定要幫我看好它!(眼睛噴火)

阿弟跟Jacky同時大叫:貞操?

人維:對!我去日本找靈感期間,你們務必給我盯緊劉杉峰跟林嘉恩!他們去哪你們就跟著去哪!他們去泡溫泉,你們就給我一起跳下水!千千萬萬不要讓兩個人落單相處,聽到沒有?

阿弟:不是啊,那他們回他各自的家我們也要跟著嗎…

Jacky:隊長你真的滅絕師太了你,人家恩愛放閃不想保持貞操是關你個屁事…

人維:通通給我閉嘴!不答應我,我就〝親自〞〝留下來〞〝跟你們〞〝一起〞處理這件事!(他再度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迸出這些怨恨)

 

人維內心OS:流川,想要吃掉林嘉恩,沒這麼容易!除非我先吃到白雪芬,不!除非我先找到白雪跟她一起吃到廣島燒!鋼鐵男沒有先達陣以前,我不會讓你跟那個做什麼事都輸我的笨蛋林嘉恩率先達陣的!這是男人跟男人的戰爭!也是我鄭人維國王跟林嘉恩這個笨蛋副國王看誰戀愛先得分的面子之爭!(眼睛再度發出動感光波)

 

 

 

【我的自由錢包】

 

△一室靜謐,流川坐在床緣,低頭數著錢包裡的鈔票,發出微微的嘆息。

△嘉恩從浴室走出,流川快速把錢包塞入枕頭底下。

 

嘉恩:怎麼啦?

流川:(微笑,搖頭,聳肩) 沒事。

嘉恩:你剛剛在看什麼。

流川:(依然微笑,搖頭,聳肩) 沒什麼。

 

△嘉恩不信,作勢欲翻找枕頭下的東西。

△流川左擋右擋。兩人像那天在日祁家搶放大鏡般地玩鬧了起來。

 

嘉恩:給我…給我…

流川:別鬧了…欸…

嘉恩:給我嘛…

流川:嘉恩…嘖…會受傷…

嘉恩:(疑惑) 這是…繭?(她撫摸著他的掌心,跟指尖) 為什麼會長繭啊?

 

△流川嘆口氣,摸摸嘉恩的長髮,不讓嘉恩發話,直接親上了嘉恩的臉、吮吻她容易敏感的地帶、以行動攪熱喚起彼此情動需索的一刻,爾後…淪陷之夜漫漫…嘉恩累得終於昏睡過去。

△流川躺在一旁的錢包默默流了二行清淚。

△嘉恩剛好翻個身,抱著流川的手臂,像抱一個心愛的枕頭。流川看著嘉恩睡在自己懷中可愛的模樣,回想著方才每一瞬間的顫慄美好…

 

流川內心OS:看來只好答應去開演唱會了…

 

△縱使每星期請女友開房間還算綽綽有餘,自己還是得要再拼命努力一些了。誰叫自己也喜歡這種燈光美氣氛佳設備精緻的時尚精品旅館,而且有湯屋的更精彩啊…雖然體貼的嘉恩每次都想讓自己省錢…

△流川深情撫摸了嘉恩弧度美好的臉頰。

 

流川內心OS:嘉恩,這雙手,除了會寫狀書跟摸妳,我還很會撥弦換弦哦!

 

△然而妳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麼地喜歡,每個,偷偷去Pub打工彈吉他表演的夜裡…

 

△翻了身的嘉恩其實偷偷地醒來了,她輕呼一口長氣,好像有甚麼秘密就快被抓到但又偷偷過關了的放鬆感…

 

嘉恩內心OS:看來他還沒發現他關注的IG被我刪掉剩兩個…怎麼辦,剛剛一時情急就昏了頭了,醒來後要怎麼解釋?

 

 

P.S.

1.流川大清早的出現在嘉恩房裡---出自。預言/分手

2.每星期請女友開房間還算綽綽有餘---出自。禾子/蠶食

3.白雪人維-尋找心的方向完整版微電影(直接點)---我覺得拍得還不錯耶,真希望有川恩版的。(又怕川恩版的是悲劇/表示兩人沒在一起才會在國外旅遊or尋找...)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