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FB在慶祝50萬人次達成,我看自由小編很努力地在抓野生社員幫簽筆記本。

累積到現在,似乎還差關鍵性的兩枚!(真的都簽到了應該就很幸運完美了吧?)

最近靈感不多,就先小小湊了一篇^^

呵呵,關於流川哥怎麼開始吃肉跟如何開口求婚這件事,真是,折煞小的的腦袋了:P

 

【我期待】

  

△拍戲空檔,流川落寞蹲在角落畫圈圈,對比一旁人邊吃便當邊玩著男女小學生書桌畫線不准越界的幼稚遊戲,更顯得背影孤寂。

△阿慶捧著便當,用手肘推推日祁。

 

阿慶:(無聲唇語) 怎麼了他?

 

△日祁聳肩搖頭,咬下一大塊排骨肉。

 

阿慶:(再次無聲唇語,並噓晃了下拳頭) 關心一下你兄弟啊!兄弟!

 

日祁:(不甘示弱,也噓晃了下手中所夾的排骨頭,一樣無聲唇語) 那你怎不去關心你兄弟啊?兄弟!

 

△嘉恩放下便當,隨手拿了幾顆橘子,走到流川旁邊坐下。

 

嘉恩:怎麼了?(手剝橘子)

 

△流川不吭聲,持續自閉地畫著圈圈。

△嘉恩遞上剝好皮也撕乾淨纖維的橘肉果瓣,一臉溫和善意。

 

嘉恩:吃點水果啊。

 

△流川低頭,一瓣一瓣,慢慢啃食著那些被剝好的橘子。

 

嘉恩:到底為什麼不開心啊?我不喜歡你這樣,一下子裝帥一下子又不講話,讓我摸不透你的情緒。

 

流川:(悶悶) 他們就要發現了…

 

嘉恩:誰?發現什麼?

 

流川:越來越多人覺得,我學校風雲人物是虛的、名不符實…

 

△嘉恩默然,正在吃便當的人也全部放下筷子,唯獨啃著雞腿的鄭人維,持續啃著。

 

流川:說,做兄弟的沒道理那樣挺我,因為看不出我劉杉峰有哪裡好挺的;還有,學校領導人物不知道是怎麼當上來的,常飛事件裡,堂堂一個學生會長卻號召不到1、200人到語言中心大樓一起靜坐抗議;還說,我跟我媽一樣只會用逃避來解決問題,(一臉痛苦,且疑惑) 可是我的人物設定一直沒有變啊…怎麼會?

 

日祁:(拍拍流川肩膀) 別難過了,兄弟。

 

阿慶:(也走了過來,拍拍流川肩頭) 真的。其實,「挺你」算是我們的人設…

 

嘉恩:(恍然) 對厚!你們說得都好有趣,我從來都沒想過這件事耶!

 

人維:(翻白眼) 林嘉恩,這種事妳也不需要想。

 

△流川深情握住嘉恩的手,來回摩娑。對於林嘉恩這種天上掉下來的寶,義無反顧的傻,他只覺得滿心震撼與感動。

 

流川: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畢竟,我只有放電的權利,不是嗎?

 

△林嘉恩已被電暈,但仍試圖掙扎。

 

嘉恩:好…好了啦…放…放開我…給你三秒鐘,一秒鐘、兩秒鐘、三……(準備甩手)

 

流川: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嘉恩的魂魄立即生體剝離,心神尚未合一前就已拉住流川的手。

 

嘉恩:(被催眠) 好。

 

△人維白眼翻到後腦勺,日祁阿慶趕忙以雙手護住心愛人兒的雙眼,避免被閃傷。阿弟Jacky已眼神死。

△流川勾著嘉恩離開前,白雪突然驚醒訥訥一問。

 

白雪:你們…去哪?

 

嘉恩:流川,我們去哪?

 

流川回眸放電一笑:去寫個朋友的筆記本,但前提是,先要讓朋友而不是八卦狗仔找到我們。

 

流川:(小小聲呢喃自語) 必須要讓小編抓到野生的我們啊…奇怪,怎麼會抓不到我…看來目前就剩我跟嘉恩了啊…兩人一起走在路上會比較好抓嗎?

 

 

【你今天…吃肉了嗎】

 

△鏡頭淡入,流川沉重地放下劇本,長嘆了口氣。

△流川默默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呆。

 

流川:(自言自語) 你看起來,就這麼禁慾嗎?

 

△他翻找手邊那些都有〝精彩〞動作戲的劇本,快速瞄了幾句重點對白:

          【嘉恩,可以嗎?】---嘉恩應該不會說不可以,但他劉杉峰卻不是個自己還沒準備好就冒冒然問這種話的人啊---

          【嘉恩,推開我。】---口是心非---

          【嘉恩,妳會是我的,對嗎?】---這應該只能出現在他內心的OS吧---

          【嘉恩,我要妳!】---哈哈哈哈哈哈---

 【嘉恩,為我生個孩子!】---天啊,他並不是總裁---

 

△流川推掉桌上所有的劇本。

 

流川:(自言自語) 劉杉峰,看來,你就是一個沒有吃肉權利,或永遠被人覺得你就只是會吃大茂黑瓜但卻不會吃肉的男主角了…

 

△流川又縮在角落畫圈圈,鏡頭淡出…

 

流川內心深處的獨白:但其實只要給我吃過一次,我就很會吃了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aok 的頭像
kalaok

Shall we Freedom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