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剛過,隨便寫寫玩玩XD

慘了,我好像一直都很針對流川...我對川哥真是一種 愛之深責之切 的情感啊~~~

希望李國毅的粉不會想要殺死我:P

 

Jacky:歡迎來到年度『我的黑白年代』頒獎典禮。

 

阿弟:(對著鏡頭熱情揮手) 超~嗨的,請問這個頒獎典禮的特色是?

 

Jacky:就是〝沒有最黑,只有更黑〞,當然也有白了又黑、黑了又白,白白黑黑、黑黑白白的狠角色,接下來請容我們一一為大家揭曉──入圍的有──

 

△音樂起

 

Jacky:第一位入圍者── 城東慶,謝慶佑,登登登登!

 

阿慶:(滿臉莫名其妙) 喂!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我會入圍?

 

Jacky:別急別急,根據我們手上接獲的情報顯示,你入圍的原因,是因為你在回答Tracy那道心理測驗的答案,是個變態。

 

△阿慶起身想要抗辯,被Jacky壓下

 

阿弟:『猩猩用蛇绑着,然後…背包给猩猩揹,至於小鳥嘛,就關在包包裡。』這就是你的變態。

 

Tracy:變態!

 

△阿慶工作人員被摀住嘴巴、困住手腳地往台下搬去。

 

Jacky:好的,接下來讓我們公佈第二位入圍者──

 

嘉恩(舉手):等等,我想請問一下,入圍這個獎項的人是不是不可以有答辯的機會?

 

人維:林嘉恩,妳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好不好?(手心冒汗ing)

 

Jacky對人維嘻嘻一笑:是的隊長,嘉恩根本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你…算了,先讓我們宣佈第二位黑白郎君入圍者──流川的媽!登登登登!

 

川媽:(大驚失色) 為什麼是我?怎麼會有我?

 

△Jacky宣佈川媽入圍後,川媽隨即被工作人員扛上舞台,打上Spotlight,劉松衡跳起來跟謝柏輝空中擊掌。

 

松衡:(撫胸大樂) 還好不是我,還好還好…

 

川媽:(完全不能接受) 為什麼是我?照理說應該是流川他爸!他爸爸收賄欸!還處處限制流川的自由!然後我對兒子的愛是那麼放任民主…

 

Jacky:是的劉阿姨!問題就在於妳對社長的管教太過民主,那叫放手不是放任…

 

日祁:嗯嗯嗯…我也覺得,劉阿姨,妳的浪漫,其實對流川一點幫助也沒有…我看流川在妳面前好像也沒講過什麼真心話…

 

阿弟:我們簡單整理了一下您入圍的重點,包括:妳是個可以隨便拋下兒子三年跑去撒哈拉玩的母親;與兒子交談時會有意無意製造兒子對父親的嫌隙跟不滿,比如〝看你爸要我演多久〞;當兒子遭逢退學危機時,妳在家也只會跟劉松衡爭執妳兒子從小聽到大都會背了的爭吵,然後隔天拍拍屁股就去了尼泊爾…

 

川媽:(揮手示意) 夠了…

 

阿弟持續自顧自地講:還有妳明明知道劉松衡那筆土地的事,卻沒有告訴流川…根據許多觀眾的反應,這些自以為是愛但實則根本沒有給予流川幫助的做法,比劉爸爸還糟…

 

△川媽黯然下台

 

Jacky:好的,現場氣氛有點down,我們先穿插一段〝今天來到貴寶地〞,緩和一下大家的氣氛,小薇,不如就由妳的台灣女孩先…

 

△莫名其妙被cue到的小薇,急忙搖頭表示不要,並推出日祁。

 

日祁:呃…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直接公佈第三名入圍者好了。

 

Jacky:(睜大眼) 你也有名單?

 

日祁:(帥氣攤手) 我想這是顯而易見的,畢竟我現在接了某個打工,也是著名外景節目的主持人…好的不囉嗦,就由我廖日祁為大家快速揭曉年度黑白郎君之『我的黑白年代』第三名入圍者,不負眾望就是──鄭──人──維──

 

△現場燈光大亮,碎紙花灑下,滿天飛舞,鑼鼓音樂齊響,好不熱鬧。

△我的自由年代幕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起立鼓掌,白雪嘉恩更是激動地熱淚盈眶。

 

嘉恩:太好了!哥你得獎了!

 

白雪:真的!我還以為,鄭人維白了又黑、黑了又白,白白黑黑、黑黑白白的真面目,這個秘密我要幫他守一輩子!

 

△嘉恩白雪抱在一起

 

人維:(攤手,一副〝老子早就知道〞的輕鬆坦然) 謝謝大家,這個獎,我知道是眾望所歸… (人維深深一鞠躬)

 

Jacky:大哥你現在是發表得獎感言嗎?

 

人維:不然咧?這部戲裡,難道有人比我還會黑黑白白嗎?我只不過是幫林嘉恩蓋個被子,大家就〝啊~好貼心、好溫暖的哥哥喔!〞我感謝林嘉恩陪我停車,倒個車不得以一定要往右後方看,大家就拼命警告:〝鄭人維你眼睛在看哪裡?天哪我好擔心人維終於發現林嘉恩才是他的幸運星…〞玩撲克牌壓到她的手,大家就〝鄭人維你中二,你心懷不軌、你好下流…〞這部戲我從頭黑到尾,還被人笑說是黑人牙膏、黑到都發亮了!我不是最佳黑白郎君還有誰擔得上這黑白郎君?

 

阿弟:但你憑良心說,那天去九份,你是不是確實心懷不軌?

 

人維:這、我…

 

Tracy:齁!說不出話了吧?

 

嘉恩:鄭人維,該不會那天你找我釣蝦,也是…(嘉恩不敢想像)

 

阿弟:隊長就是個中二…

 

人維:(怒) 你不要以為我沒聽見喔!

 

Jacky:好好好!都別吵了,大哥,入圍不一定就是得獎,其實你也不用這麼篤定一定是你。

 

人維傻眼:什麼意思?

 

Jacky:是這樣的,我們每次的歪NG其實都深獲好評,你很多黑得發亮的負評,都會因為你在歪NG裡的良好表現,被大加分回來,比如說,你的笑跪倒在地,跟吹箭陶笛神功…

 

人維:(一臉不敢置信的感動) 真的?!

 

Jacky:真的。而且唱歌好聽會彈吉他也會技術性加分喔!(作吹箭狀)

 

人維故作被射中狀,半哭半笑半跪倒在地,直嚷嚷:太好了!太好了…

 

人維:但我還是不明白…所以還有其他入圍者嗎?

 

Jacky神祕地點點頭。

 

人維:常飛?

 

Jacky:他一直都很黑。他有專屬黑特區。

 

人維:(狐疑) 校長?

 

Jacky:(翻白眼) 他才幾場戲啊…輪不到…

 

人維:那還有誰?

 

Jacky、阿弟興奮轉身指向舞台正中央:登~愣~~~~~

 

△現場燈光驟暗,只留下一盞Spotlight在舞台上方游移旋轉──

△舞台布幕拉開,流川被綁在椅子上,嘴裡被一個精美豹紋口罩罩住,但看得出表情很是憤怒。

△Spotlight定在流川所在區域,為他全身鑲上一道細細的金邊。

 

眾:流川?

 

Jacky:(廠長招牌笑) 是的,最後一位候選人,雖然不是呼聲最高的候選人,但卻是最出神入化、最不可思議、最令人又愛又恨、最讓人捉摸不透的入圍者!

 

人維:為什麼是他?(扭斷鉛筆)

 

Jacky:我們就不要提他在戲裡兇過史上最強女一幾次,然後那幾次的臉是有多臭、臭到觀眾都不敢看了。也先別提他每次提到父親時,那不留情面好像劉松衡殺了他爺爺一樣的反叛跟氣憤,他其實只做了一件事,就有強大的資格跟理由,拿下今年度的黑白郎君大獎──

 

眾:是什麼?

 

嘉恩:(恨恨地) …在最後一集跟我分手。(再度哭著跑走)

 

△眾人深吸一口氣。

 

流川:(雖然被摀住嘴,還是努力掙扎想為自己辯解) 我…是有理由的…(但大家聽來就是嗚嗚嗚嗚嗚嗚的聲音)

 

人維好心去把他的口罩拿下:你想說什麼?

 

流川:分手有苦衷,我是有理由的!

 

Jacky:但問題是,觀眾們不接受,也不想懂阿…

 

流川:(怒) 不是說歪NG裡表現好可以加分?我不相信我在歪NG裡的分數加不回來!而且我歌唱得也不少,大家也都說好聽!

 

Jacky:(有些為難) 但戲一下你自己就先歸零了,所以你的分數…真的…就歸0了…

 

 

 

kala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